Posts Tagged: GapYear

​澳洲进行曲: Week 2 of January, 2018

早上八点去 Costa 办公室登记并等候安排分工情况。男房东开车送我去的路上遇到一个顶着太阳独自步行且拥有亚洲面孔的女生,房东把车停在路边,让我去问下她是否也去 Costa 面试,如果是就顺带载一程。

结束登记后,房东接我回去的路上经过一个公交站台,由于办公室地点偏远,公交一小时一班。房东再次把车停在路边让我下车问下等车的三位女生是否需要回市区,如果愿意可以顺便载她们一程。

我这房东老人家真的太有意思了。

登记结果是周四去蓝莓农场的 Romeo 组上班。趁着接下来三天空闲时间,约了之前在墨尔本认识的 Yvonne 见面取经、去超市买工作服以及闲逛。

我是在 Yvonne 的建议下来塔斯采蓝莓的,她说:“你不要太担心,来到塔斯直接去办公室登记,现在爆果阶段,人手紧缺。”

在这里见到 Yvonne,我俩的头发都长长了。她说了关于树莓采摘的技巧和必需品,谈到那些有趣的小组成员,以及对毛毛虫的害怕和意外攒到钱的惊喜。

澳洲的 K-mart 像极了浓缩版宜家,只不过主要售卖生活用品而非家具。Coles 和 Woolworth 作为澳洲性价比最高的超市,各种商品轮换着店铺打折。现在这三家商品百货竟然相连在 Devonport 市中心,日常采购的一切需要在三五步之间都能满足了。

由于蓝莓采摘需要穿带领子的衣服以便给脖子防晒,加上这里早晚气温较低,我仅带了一条裤子,所以在 K-mart 新买了绿色抓绒衣裤和Polo衫,仅需 13 刀,只不过均采购于 12 岁男童服装区域,看来亚洲人之于澳洲人还是娇小得多。

闲时出门散步,从住处步行两公里到市中心,三公里到海边,走在两边都是独栋平方房的街道上,看着门前院落各自开合的花儿,高矮胖瘦的树枝,还有偶尔忘记被收进屋子里的桌椅,我都很想坐下来,在阳光里看书。

“离群索居”并非是个贬义词,而“独处”也越发成为考验意志和机会反刍的一种方法。每次从热闹的人群中离开,走进声音消退的环境中,偶尔有清脆的鸟叫,或者风声,我的第一感觉总是恍然的放松。在这一幕里,我是喜欢面积大小适宜的德文港。

第一天上班有点兴奋,以至于会在看到特大号蓝莓时摘下来给身边朋友炫耀。新鲜劲还没过就被通知接下来连休两天,因为下雨,室外蓝莓采摘工作无法进行。就这么自然过渡到“看天吃饭”的生活状态了。

周末和新朋友们开车两小时去看薰衣草花田,来自南美的女生浑身都是舞蹈细胞,对音乐的韵律感极强,让我很羡慕。来自高雄的男生刚结束在日本为期一年的打工度假,他介绍自己特别爱结交新朋友,喜欢和不同人聊天以及去看不同的地方,以后的愿望便是走遍世界。

这片薰衣草庄园占地260英亩,是全球最大的私营薰衣草农场,门票10刀,如果有当地工作收入证明可以免门票。这片庄园始建于 1922 年,拥有者为 Charles Denny,后由他的儿子 Tim Denny 扩大经营。薰衣草庄园的全称为“Bridestowe Lavender Estate”,是为了纪念 Charles 妻子的出生地,位于英国的小镇 Bridestowe。薰衣草盛开于夏季,结束于一月末。如果想去参观,请注意日期哦。

Bridestowe Lavender Estate is a lavender farm located in Nabowla, Tasmania, Australia.[1] The farm is believed to be the largest commercial plantation of Lavandula angustifolia in the world.[2] Bridestowe was established in 1922 by Charles Denny,[3] and advanced by his son, Tim Denny [4] It is named in honour of the birthplace of Charles Denny’s wife, the English town of Bridestowe.

你问我薰衣草好看吗?其实我不喜欢紫色,无论花田正当时还是目前繁荣过后的温吞景色,我都不感兴趣。只是出门吹风会比宅在屋子里更好,另外一路上穿过云雨,风音在耳,加上视野两边不断出没的奶牛、绵羊甚至不同颜色的羊驼,总算没有辜负这片独立岛屿的特别景色。

​澳洲进行曲: Week 1 of January, 2018

一月的星期很容易记,因为一号即星期一。

回顾才知道第一周自己从曼谷出发经新加坡转机到悉尼,继续由悉尼转机抵达塔斯马尼亚第二大城市 Launceston,接着买了下午一点半的客车去往 Devonport,才算落定脚跟。

元旦当晚去廊曼机场送 Philip 回深圳,就像我来时一样,BTS 转机场公交,在Magic Food 吃完简餐,自助办理登机手续(因为只背了双肩包,无行李托运)后看着他入海关。

第二日跟着“群众路线”逛了一圈曼谷大皇宫,这座占地约21万平米的建筑群始建于 1782 年,但在 1946 年皇室在宫中被刺后,遂搬离此处。

泰国最著名的玉佛寺便坐落于此,其中玉佛殿供奉着国宝级玉佛像,高 66 厘米,宽 46 厘米,由一整块碧玉雕刻而成。根据导游介绍,泰国一年三个季节,味雨季、夏季和凉季。每当季节变换时,国王会亲自帮玉佛换上当季服装,每套服装价值均超过百万。

查攻略时注意到当地对参观大皇宫的着装要求较严,所以早上出发前提醒小伙伴换下了破洞牛仔裤。

前来参观大皇宫的游客络绎不绝(我很想用一个新词形容),本国人免费进入,外国人需支付门票 500 泰铢。

大皇宫确实恢弘,更神奇的是离开大皇宫的庇荫,立刻感受当下炎热的气温。逛到午后,吃完饭和甜点,一致决定回去休息,晚饭时去考山路夜市图新鲜。

这里要给出的划重点 Tips 是:

1)大皇宫的门票还包括可以免费参观柚木宫,这是一座完成于 1901 年的建筑,全柚木打造,未使用一枚钉子,主要展示拉玛五世皇的欧洲收藏品。

2)大皇宫附近有国家博物馆(National Museum)和暹罗博物馆(Museum of Siam),如果时间充裕,兴趣有余,可以安排同一时间参观。

集体出门习惯了搭乘具有曼谷特色自由驰骋的突突车(类似国内三轮车),最多能载五人,速度赶超小轿车,兼容多道路行驶,风一样的体验。

考山路及其附近夜市大概由三条主干道组成,越夜越热闹。刘工总是大胆尝新第一人,请人耗时三小时编了一头“盖世无双”的脏辫,回国后无疑会夺目一周。我站在路口,举着手机用延时拍下了来往的车辆和进出的人群,红黄蓝绿的灯光像眼睛一样眨个不停却也不知疲倦。使用中英文混杂语言的摊贩总在精力十足地揽客;一波波短袖或长裙混及街道,寻找新鲜热闹和烟火食物;对街开放式酒吧里的音乐各自为阵也杂糅碰撞,人群中突然有人跳起舞来,接着带动一整片的躯体扭动起来。

我不认识你,但一起来玩啊!

尽管回到住处已近深夜,次日清晨我依然起了个大早去博物馆和艺术中心闲逛。

幸运之一是当天为博物馆最后一天免费开放,幸运之二是遇到日本和印度文化特展,再次看到印刷版画《富士三十六景》的部分内容,甚至还模拟了印刷版画步骤,在现场印了一张丑丑的却是日本画家北斎最著名的海浪图。

http://bangkokforvisitors.com/ratanakosin/national-museum/index.php

博物馆还包括拜神殿、红房子和陈列总统出游的金碧辉煌座椅。我目前在网上能找到关于这家博物馆最全的介绍便是这个非官方出品的链接了。

博物馆出口不远处是高架入口,我站在马路边再次端着手机延时拍摄来往的车辆,疾驰着黑突突的摩托车,无门无窗但红色复古的公交车,穿插经过眼前的高档轿车和旅游大巴像在无形中竞技一般,无论是否鸣笛,城市都已经醒了。

下午去位于暹罗广场附近的曼谷文化艺术中心闲逛,看完八楼和九楼稍显奇怪的摄影展,保留了单薄的疑惑,直至重新转回入口处才发现遗漏了一个重要信息,即这两层楼的摄影展作品分别出自泰国公主和国王之手。啊,那还是不予置评好了。

写到这里我才意识到曼谷七天行的视频还没有剪辑出来。遂花了一小时剪出了人物聚会篇,还凑合。

链接如下:http://onetake.dafork.com/static/photos/0zl496p.html

如果你有“一闪”App 的话,可以关注“葉師傅”搜到这个视频。

曼谷行在 3 号深夜画上一个圈,等我上飞机前收到 Lily 短信,她说我收拾行李太匆忙,落下了洗面奶、防蚊液、手提包、睡裤以及其他……等她回国打包寄回深圳。

4 号清晨在新加坡机场闲逛,晚上落地悉尼机场 T1 国际航站楼,搭乘最后一班地铁到 T3 国内航站楼时发现机场大门已关闭,心中无数个白眼赠给这个城市,原来悉尼机场凌晨 00:00-04:00 是关闭不给进出的!无奈只好和偶遇的东北女生坐在机场门口的长凳上侃“人生”。

等到天亮机场大门开启后第一时间买了早餐吞下肚,接着整装安检坐第一班机从悉尼飞塔斯的 Launceston。

在这个小镇逗留的三小时里,我吃到一份另胃口异常满足的 Brunch,它是由焦黄Bagel、咸香培根、溏心煎蛋配番茄黄豆酱组成。

暖了胃才有动力赶路。跟着大巴车晃悠悠来到我在塔斯马尼亚的第二站—Devonport。

我背着双肩包就来了,从曼谷到这里,一刻没停,坐在马路牙子上通过各种通讯方式找住宿、找农场,心想如果没有工作那就环塔后再回悉尼。一直到日落隐现,微信群里有个叫Y的台湾女生对我所有问题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还主动提出开车带我挨家挨户问住宿。我心里特别感谢,可口头上不太会表达,我说:“等我赚了钱请你们吃好吃的啊!”

房东是七十多岁的夫妻俩,屋子里另外住了四个女生分别工作于蓝莓和树莓农场。我非常迫切的住下了,睡完十几个小时后已经是周六中午,烤了吐司、煎了蛋,配上水果和麦片,终于又可以慢悠悠吃早餐了。

双休日的活动基本就是吃、睡和散步。这里很安静,一眼望去全是平房,不需要仰头看风景,蓝天白云就在平视的远方。干净的街道,修剪的花园,我时常在门外的树下看书,直到太阳落到山后,有风来。

​澳洲进行曲 D109: 今日双喜

奋战到最后一刻的 Vivian 下山了,趁着还有机会与坡坡结伴。

感谢 Vivian 帮我带回来遗落在山上的大披肩,面对正当冬季的墨尔本,我特别需要它。

再谢 Vivian 带给我的两条清洁纤维滤布,专治玻璃台面的顽固指纹。在房东家这些天,面对三个孩子在玻璃饭桌、玻璃落地门窗、整面墙的穿衣镜前留下的无数指纹,我的内心整日受煎熬,接下来就靠这个擦玻璃的神奇绿布缓解了。

我这边还没夸完,虾饺插嘴说要感谢带货女王 Vivian 又给大家介绍了一种抓住人胃口的汤达人酸辣豚骨方便面。

所以 Vivian,你有毒吗?

澳洲进行曲 D108: 混乱的半决赛之夜计划

作为爱好运动的一家人,周六是澳式足球的半决赛之夜,房东夫妻俩早早安排好计划,怎奈全天事务都在无数次计划变更中推进。

突如其来的夏日骗不了已经习惯气候变脸的 Dan,中午出门的她带着外套去市区给客人化妆。不久后接到 Dan 电话,说等会她姐姐会把 Soph 送回来。尽管之前答应帮忙照顾 Soph 一整天,但计划有变她也无法控制。结果却是 Soph 直到晚上七点才回家。

出门前 Dan 说等会外公外婆会来接双胞胎出门玩。她的“等会”一般约等于“两小时”。三点到家的外公外婆发现 Dan 出门前忘记把车钥匙留给他们,电话沟通后,在家等 Uber 专门送过来。

澳洲进行曲 D107: 解密西式厨房

现在想想周五挺开心的,Soph 上学,双胞胎去托儿所,我就有半天假可以自由活动。不过今天是 Soph 本学期最后一天课,接着有两周的假期。

一点半接她放学时,学校操场正在进行校长总结讲话环节,学生们的校服很可爱,从帽子到皮鞋,装备很齐全。


澳洲进行曲 D106: 有点意思的志愿者日

近几日早餐都是利用上周末买回来的谷物面包变着花样做造型,这也许可以分散对它口感不适的注意力吧。


澳洲进行曲 D105: 用面粉做的橡皮泥

送完 Soph 上学回来,看到 Dan 在飞速地清洁屋子,后来得知是好久不见的朋友要来串门。

我喜欢房东 Dan 的很多方面,她性格开朗、热爱运动,对孩子有耐心但不宠溺。无论是工作还是见客,都会干净打扮以示尊重。尽管很多时候都在找手机和车钥匙,或者询问我有没有看到这个锅铲、那双鞋子,但依然不影响她自身透露的自信和时尚。毕竟很多时候她找不到的东西都是被孩子们拿去藏起来了。

记得刚住进来那几天,Dan 忙得不可开交,挂了这头的电话,那边又要去超市采购一周的食物。她形容自己“24小时都在计划着接下来要做什么”的人。

澳洲进行曲 D104: 大赛前夕的晚餐

早上打扫卫生时,仔细看了下楼梯口这幅黑底白字的装饰画,才发现原来不是简单的商品,而是记录了房东夫妻旅行目的地的重要时间轴。后来我向 Dan 证实了这件事,但是 Dan 说随着孩子们的到来,他俩已经长达七年没有出门旅行了,直到今年 8 月趁着 Soph 生日,全家去巴厘岛度过了三周的长假。

今天才知道,原来巴厘岛是澳洲的“后花园”。

房东家除了有双胞胎,还有一对双胞胎猫仔。他们是兄弟俩,但是 Lolly 和 Mickey 视一切有生命的物体都是女性。Soph 睡眠很浅,因此夜间的猫咪们只能在后屋呆着。Lolly 很爱猫咪,啥东西都想与他们分享。Mickey 最喜欢捉弄猫咪的胡须,但猫咪从不反抗。

澳洲进行曲 D103: 画画我的妈妈

没想到周一竟然需要我独自带双胞胎超过五小时,其实最担心的就是猜不透她俩哪一秒会突然“炸毛”。

除了要及时尾随,还得应对她们时不时询问“妈妈去哪儿了”。整间屋子的玩具都被她们逐个翻出来,去我房间找到一把粉色雨伞,提溜着到处乱走。每样玩具被抓在手上时间超不过五分钟。

最喜欢引导她们去玩蹦床,蹦得越勤快越好,这样可以帮助她们快速消耗精力,随后就能乖乖地跟我去沙发上坐着看动画片了。可是我没想到另一个困惑随之而来,一旦她们靠着我身上入神地看电视时,安静的氛围让我哈欠连天,再加上我是个睡眠质量特别好的人,真担心松弛精神闭目睡一会儿醒来,俩孩子又不知道跑哪里去了。

澳洲进行曲 D102: 家庭日 BBQ

时隔几天,竟然第二次磕出双黄蛋,这大概是双胞胎姐妹带来的幸运吧。

孩子们一大早跟着 Dan 屁股前屁股后地跑着不停歇。等到终于被允许打开化妆包时,才兴奋地转换游玩场地。

孩子们的学习能力总是又快又准,双胞胎姐妹拿起眉笔和粉扑像模像样装扮自己的五官,只是不需要镜子。或者就算突然有了兴趣搬起小板凳去洗手间照镜子,也觉得自己怎么化怎么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