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桌的你

两个网友凑巧这个双休都不用出差,借着第二次见面的机会,便约着一起看《同桌的你》,这是序言。

我们买了沪上特色小食“酒酿血糯米阿姨奶茶”,揣着纸巾进场,这是开篇场景。

同桌的你,是坏男生与好女孩儿的故事,你坐最后一排,爱打架,不装酷会死星人。她是插班生,身形单薄,志向远大,被捣蛋鬼欺负委屈的满脸是泪。初中的七里香,是轻甜的粉色花骨朵模样。

你老爱捉弄她,问问题时拿笔戳她后背,猛一下踢她的凳子来吓唬人,等看到有人跟你一样捉弄她时却生气又认真的挥舞着拳头,挡在她前面。随后的日子里,你开始学周杰伦拽拽的哼起朦胧的歌词,春风一吹,新芽破土而出。

终于你们开始传纸条了,巴掌大的小纸藏进书本的夹层、躲过老师的视线、穿过五六张课桌、万水千山安全达到后,两颗故作镇定的心却掩饰不了期待惊喜的表情。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你们还是被发现违纪了。她害怕的哭了,你的心里也不好受。等到某年的圣诞夜,大家围着圣诞树许愿,她收到你送的立体爱心贺卡,重新羞涩的笑开了花儿,你们约定要守住“好好学习”的前提,这样不耽误事儿,所以一起努力吧。你们就这样带着新鲜与憧憬过完了几百张美好又波折的日历纸。

不知是有意还是无心,大学军训期间竟然重逢,女生越发开朗了,男生依然顽皮模样。林荫道、图书馆、操场、课堂都有两个人的影子,你们也会冒险,会吃醋争吵,会闯祸,会和好如初。我始终认为女生更加勇敢一些,住院的绝望情绪让她道出了“分手”一词,却在 SARS 期间听闻你被隔离后毅然越过围栏敲碎玻璃来看你。 You are the champion ,你们都是。包括好姐妹好兄弟,甚至无所事事独爱热闹的大卫也跟着你们一起开始第一场冲刺,冲垮围栏冲破规矩冲出了警戒线,最终站在了全校通报批评的操场上。骄阳似火映衬着你们的脸,谁没年轻热血过呀?

毕业散伙酒那晚,大家都预先祝福你们牵手去美国发展的约定有个漂亮的结尾,你竟然依偎在她的肩头模糊又响亮的答应着自己先去美国打点一切,包括朝阳的房子、小巧的阳台,随后安心给她接风。这种模糊终是没有让你及时发现她泪流满面却欲言又止的模样。

十年,为什么偏偏是十年。如果一天是“十年”,那一周过完夕阳西下,我们留下了什么?

再相聚,日子是好是坏,唯有自己知道,谁会在同学聚会上吐真心呢。

你带着请帖,离开了美利坚,耀眼的光环只属于虚无,现在的你是一败涂地的一,却非一无所有,因为十年风光也好,落魄也罢,那个木制的红色信箱依然纯净美好的留在时光里。此刻你捧着如珠如宝般的它去见披上嫁衣的,你的小仙女。

相聚的话题都是围绕闹腾的学生时代,难得这些兄弟姐妹都还在,一聊起来就刹不出车,全然忘记了相聚之外的社会打拼和无情岁月。“健忘”此刻该做“见忘“讲,以为内我们在任何场合都要学会适当隐藏,除了自己,我们什么也控制不到。

酒精的作用让女生胆子大了起来,瘦小的身躯快速的装进半瓶红酒,笑着哭着念叨着,你走过的每一条街道、住过的每一间屋子,我都知道。你常去的那家热狗店经常买一送一吗?你无聊消遣的那间酒吧好玩儿吗?我最爱你住过的洛杉矶那套朝南的屋子,敞亮的阳台上挂着新买的我喜欢的裙子。可是,我们还是输给了现实。

其实,现实没有过错。故事的起始都是围绕有生命力的东西来讲述,是我们串联了时空里的节点,让它们交错生长,可是密密麻麻的连结太晃眼,时间却在每个角落都连成一片,无论多么小心翼翼都会滑到相异的轨道上,有人会重新连结,有人会渐行渐远,而“我们回不去了”说的就是你们。

她说想在教堂办一场独一无二的婚礼。你坏坏的应和,没问题啊。她瞪了你一眼说,跟你有什么关系。

眼前的她正在牧师面前读誓词,你放出了遥远的口琴吹奏的音乐,你猛然起身坚定的说,我不同意!你跨步上前想拽着新娘逃跑,你求救于各位兄弟姐妹,鼓舞他们跟着你开始第二次壮烈的马拉松。

你说过要爱我一生一世。

我愿意。

她嫁给了有势利眼的金融才俊,你身后是无名份的未婚妻。

谁也不要来打扰这回忆,拜托。

我认识一个女生,也叫林一。她问我,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我说,心跳不规律,拼命想念却拼命排斥。

她说,完蛋了,我心脏有溺水的感觉。

整场电影里大家的笑点各异,因我们都经历过青春,只怪青春模样太丰富。没有纯粹的美好,正如没有纯粹的悲伤一样,欢乐打闹,谁不是笑中带泪。谢谢同桌的你,在我被提问起立时,你在旁拼命翻书找答案;谢谢同桌的你,在我犯困迷糊时,你慷慨的让出半边试卷与我方便;谢谢同桌的你,在 N 年之后,依然记得同桌的我。

PS: 文章开头的网友是我在一条微博的留言里认识的,爱老友记,做审计工作,独立而真诚。因为相似,所以相识。

Comments are Dis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