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音符号及注音输入法

注音符号

注音符号是 1912 年由中华民国教育部制定、1918 年正式发布的一套标准汉语标音符号,中华民国以此为国语主要拼读工具,也是小学国语教育必修内容;中华人民共和国自 1958 年在中国大陆推行汉语拼音方案后停止使用注音符号。

在台湾,小学生学习汉字前,必须上十周的注音符号教学课,也有不少幼稚园亦已教授。日常生活中,注音符号既用来标注生僻字,亦是常用的汉字输入法,其推广相当普遍,多数电脑使用者均熟练使用。

而在中国大陆及港澳,学校不教注音符号,但是一些字典、词典都通过汉语拼音与注音符号并列使用的方式给字词注音,如《新华字典》、《现代汉语词典》等。

注音符号表

经过百年演变,注音符号现有 37 个字母,其中声母 21 个,介音 3 个,韵母 13 个。台湾地区国民小学教育所使用的注音符号表为传统中文的直排,顺序由上而下、由右而左。

不要被这个符号表吓到了,其实学过拼音的可以很快掌握注音的符号。注音的声母和拼音的声母存在一一对应的关系:

注音的介音与拼音的对应关系如下:

  • ㄧ – i
  • ㄨ – u
  • ㄩ – ü

而注音的韵母除了「ㄝ」之外,其它也与拼音的韵母存在一对一的关系:

  • ㄚ – a
  • ㄛ – o
  • ㄜ – e
  • ㄞ – ai
  • ㄟ – ei
  • ㄠ – ao
  • ㄡ – ou
  • ㄢ – an
  • ㄣ – en
  • ㄤ – ang
  • ㄥ – eng
  • ㄦ – er

「ㄝ」这个韵母比较特殊,它的读音实际对应拼音的「ie」,但由于介韵规则的存在,拼写时变成和「ㄜ」都对应拼音的「e」。但有一个特例,就是「诶」字的其中一种读音「ㄝˋ」,不能对应拼音的「è」,否则会与读音不同的「恶」字的拼音相混淆,此时「诶」字的拼音会写作「èi」。

和拼音相比,有几个差异需要关注:

  • 拼音中若是只有「i u ü」段韵母而没有声母时(零声母),需要增加或改写成「y、w」以符合拼音的介韵规则; 而注音是分别在韵母前面加上介音「ㄧ ㄨ ㄩ」。这就是介音的作用,详见下文介音部分。
  • 单独使用「ㄓ ㄔ ㄕ ㄖ ㄗ ㄘ ㄙ」这七个注音符号,分别对应了拼音的「zhi chi shi ri zi ci si」,而不需要再输入「ㄧ」。维基百科称此为「空韵」。
  • 「儿」字的拼音在单一音节时写作「er」,在作儿化韵尾时仅写「r」,但注音符号只有「ㄦ」。
  • 拼音的声调标注在音节的主要母音上,轻声不标注;而注音的四声声调标注在韵母右上角(一声通常不标注),轻声用小圆点「˙」表示,在竖写时标注在整个字音的上面,横写时标注在整个字音的前面。

另外,两岸同胞在对某些字的读音上有差异,比如「假期」的「期」字,大陆同胞读作一声(阴平声),拼音写作「qī」;而台湾同胞读作二声(阳平声),注音写作「ㄑㄧˊ」。由下文的注音输入法一节可知,使用注音输入汉字时可以输入声调以减少重码,对于这类有差异的读音在输入时需要特别注意。

这张表列出了所有注音符号的音节以及对应的汉语拼音,可参考查阅。

介音

之所以把介音单独做说明,是因为在我看来,介音是注音和拼音最大的不同点,需要重点关注。

介音是汉语语音学的术语,指在汉语音节的构成中,位于辅音(声母)和主要元音(韵母)之间的过渡音。汉语共有三个介音,用拼音表示就是「i u ü」,用注音表示就是「ㄧ ㄨ ㄩ」。拼音虽然没有介音的说法,但介音在汉语的发音中是实际存在的。

例如「叶」字,在我们学习拼音时,老师按照「声母—韵母—字」的方式会教我们这么读:「衣—叶—叶」。这样写出来就可以发现,韵母的读音就是字的读音了,这就是「零声母」现象,而读出来的「衣」就是介音。「叶」字的拼音写成「ye」,实际上韵母是「ie」,属于「i」段韵母,由汉语拼音的介韵规则,去掉「i」加上「y」就写成了「ye」。而对于注音来说,「葉」字的韵母是「ㄝ」,前面加上介音「ㄧ」,所以「葉」字的注音符号是「ㄧㄝˋ」。

介音「ㄨ」有一个极特殊的例子。「乌」字的拼音为「wū」,其韵母为「u」,无声母,需要加上前缀「w」,加上声调后成为「wū」,而「烏」字对应的注音为「ㄨ」,此时介音即是韵母。

针对「ㄩ」也举一例。「云」字的拼音为「yún」,其韵母为「ün」,无声母,需要加上前缀「y」同时去掉「ü」上的两点,加上声调后成为「yún」。相对应的,「雲」字的韵母为「ㄣ」,无声母,需要加上前缀「ㄩ」,所以「雲」字的注音符号为「ㄩㄣˊ」。

举例

本站的标题「烂磁头」,三个字的注音符号分别是「ㄌㄢˋ」「ㄘˊ」「ㄊㄡˊ」。注意「磁」字的注音是「ㄘˊ」而不是「ㄘㄧˊ」,属于「空韵」现象。

厦门鼓浪屿上有家叫「第七铺」的店,在店门口的招牌上使用了注音符号对店名的粤语发音做了标注(没标声调),港台结合趣味十足。

台湾 1970 年代末期校园民歌知名歌手王海玲在 1980 年出版的《偈》,在专辑封面上就使用注音符号标注了「偈」字的读音:

在上述两个例子中,都出现了注音符号「ㄧ」,但一个写为「ㄧ」另一个写为「丨」。关于这点,维基百科上是这样解释的:

依照中华民国教育部于 1935 年规定,注音符号的「ㄧ」在直写时要写成「ㄧ」,而横写时写成「丨」。台湾国语教育一般使用直写,故在台湾一般人并没学过「丨」,在横写时亦写作「ㄧ」。但为因应电脑化,要输入直的「丨」较为困难,故 2008 年起,横式以写成「ㄧ」为原则,亦可写成「丨」。中华人民共和国由于提倡横写,故字典等采用的注音符号字型,都固定造成「丨」的形状。

注音输入法

学会了注音符号,就要学以致用。由上述注音和拼音的韵母对应关系可见,在使用注音输入汉字时,所需要的击键次数比拼音少得多,比如「帮」字,使用注音输入法只需输入「ㄅㄤ」两个键,而使用拼音输入法则需要输入「bang」四个键(此处指较常用的全拼输入法,而同样基于汉语拼音的双拼输入法不在讨论范围内)。

iOS

iOS 系统自带注音输入法,分为「标准」和「动态」两种不同的键盘布局。标准的键盘布局和 PC 端是一样的;而动态的键盘布局先是出现声母,输入声母之后才出现韵母,这样的键盘布局每个按键比较大,适合大手指用户使用。我个人比较习惯标准键盘布局,这样在 PC 上使用注音输入法就不需要再重新记忆了(当然要实现打字飞快还是需要反复地练习指法的)。

标准键盘布局,声母韵母声调都在一个键盘上,声母在左边,韵母在右边,介音在中间。「ㄅ ㄆ ㄇ ㄈ」是在最左边一列自上而下的顺序排列。

动态键盘布局,未输入任何符号之前只显示声母和介音,且「ㄅ ㄆ ㄇ ㄈ」的顺序是从第一行自左向右开始排列。

输入声母或介音或点向上的箭头切换后出现的韵母、介音及声调,注意介音在两个页面都会出现且位置固定不变。

Android

推荐使用 Google 自家出品的注音输入法,先看看它的键盘布局:

通过对比可以看到,Google 注音输入法的键盘每个键位都横竖对齐,而不像 iOS 注音输入法模仿实体键盘,每个键位错落有致。但 Google 注音输入法有以下几个有特色的功能:

  • 同时支持注音、手写、仓颉、拼音(全键盘)共四种输入法。iOS 上这几个是四种不同的输入法。
  • 支持输出简体中文,但需要到设置中打开相应选项。iOS 注音输入法只能输出繁体中文,要输出简体中文必须切换到拼音输入法。
  • 可快速地切换到英文键盘,这点也比 iOS 注音输入法方便得多,不需要切换到英文输入法。
  • 支持滑动输入。大手指用户的福音,弥补了没有类似 iOS 动态键盘布局的缺陷。
  • 支持换肤。目前可在浅色质感和深色质感两种皮肤之间切换。iOS 的换肤是什么?

Linux/Windows/Mac

三大平台都推荐 Rime 输入法,打开注音方案即可。Rime 输入法在三大平台有不同的名称,每个名称都极具古韵:

另外,同文安卓輸入法平臺是 Rime 输入法在 Android 平台的移植,也可一试。

以上。

One Comment

  1. […] 这是多年来一直想做的事情。在写完《注音符号和注音输入法》后,深切地体会到系统地学习发音和拼写规则对于学习一门语言的重要性,于是在年末学习了粤拼,对粤语的发音有了不同的感受,正在酝酿一篇关于粤拼的文章,但愿可以把粤拼讲明白。 […]

Comments are Dis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