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进行曲: Week 1 of January, 2018

一月的星期很容易记,因为一号即星期一。

回顾才知道第一周自己从曼谷出发经新加坡转机到悉尼,继续由悉尼转机抵达塔斯马尼亚第二大城市 Launceston,接着买了下午一点半的客车去往 Devonport,才算落定脚跟。

元旦当晚去廊曼机场送 Philip 回深圳,就像我来时一样,BTS 转机场公交,在Magic Food 吃完简餐,自助办理登机手续(因为只背了双肩包,无行李托运)后看着他入海关。

第二日跟着“群众路线”逛了一圈曼谷大皇宫,这座占地约21万平米的建筑群始建于 1782 年,但在 1946 年皇室在宫中被刺后,遂搬离此处。

泰国最著名的玉佛寺便坐落于此,其中玉佛殿供奉着国宝级玉佛像,高 66 厘米,宽 46 厘米,由一整块碧玉雕刻而成。根据导游介绍,泰国一年三个季节,味雨季、夏季和凉季。每当季节变换时,国王会亲自帮玉佛换上当季服装,每套服装价值均超过百万。

查攻略时注意到当地对参观大皇宫的着装要求较严,所以早上出发前提醒小伙伴换下了破洞牛仔裤。

前来参观大皇宫的游客络绎不绝(我很想用一个新词形容),本国人免费进入,外国人需支付门票 500 泰铢。

大皇宫确实恢弘,更神奇的是离开大皇宫的庇荫,立刻感受当下炎热的气温。逛到午后,吃完饭和甜点,一致决定回去休息,晚饭时去考山路夜市图新鲜。

这里要给出的划重点 Tips 是:

1)大皇宫的门票还包括可以免费参观柚木宫,这是一座完成于 1901 年的建筑,全柚木打造,未使用一枚钉子,主要展示拉玛五世皇的欧洲收藏品。

2)大皇宫附近有国家博物馆(National Museum)和暹罗博物馆(Museum of Siam),如果时间充裕,兴趣有余,可以安排同一时间参观。

集体出门习惯了搭乘具有曼谷特色自由驰骋的突突车(类似国内三轮车),最多能载五人,速度赶超小轿车,兼容多道路行驶,风一样的体验。

考山路及其附近夜市大概由三条主干道组成,越夜越热闹。刘工总是大胆尝新第一人,请人耗时三小时编了一头“盖世无双”的脏辫,回国后无疑会夺目一周。我站在路口,举着手机用延时拍下了来往的车辆和进出的人群,红黄蓝绿的灯光像眼睛一样眨个不停却也不知疲倦。使用中英文混杂语言的摊贩总在精力十足地揽客;一波波短袖或长裙混及街道,寻找新鲜热闹和烟火食物;对街开放式酒吧里的音乐各自为阵也杂糅碰撞,人群中突然有人跳起舞来,接着带动一整片的躯体扭动起来。

我不认识你,但一起来玩啊!

尽管回到住处已近深夜,次日清晨我依然起了个大早去博物馆和艺术中心闲逛。

幸运之一是当天为博物馆最后一天免费开放,幸运之二是遇到日本和印度文化特展,再次看到印刷版画《富士三十六景》的部分内容,甚至还模拟了印刷版画步骤,在现场印了一张丑丑的却是日本画家北斎最著名的海浪图。

http://bangkokforvisitors.com/ratanakosin/national-museum/index.php

博物馆还包括拜神殿、红房子和陈列总统出游的金碧辉煌座椅。我目前在网上能找到关于这家博物馆最全的介绍便是这个非官方出品的链接了。

博物馆出口不远处是高架入口,我站在马路边再次端着手机延时拍摄来往的车辆,疾驰着黑突突的摩托车,无门无窗但红色复古的公交车,穿插经过眼前的高档轿车和旅游大巴像在无形中竞技一般,无论是否鸣笛,城市都已经醒了。

下午去位于暹罗广场附近的曼谷文化艺术中心闲逛,看完八楼和九楼稍显奇怪的摄影展,保留了单薄的疑惑,直至重新转回入口处才发现遗漏了一个重要信息,即这两层楼的摄影展作品分别出自泰国公主和国王之手。啊,那还是不予置评好了。

写到这里我才意识到曼谷七天行的视频还没有剪辑出来。遂花了一小时剪出了人物聚会篇,还凑合。

链接如下:http://onetake.dafork.com/static/photos/0zl496p.html

如果你有“一闪”App 的话,可以关注“葉師傅”搜到这个视频。

曼谷行在 3 号深夜画上一个圈,等我上飞机前收到 Lily 短信,她说我收拾行李太匆忙,落下了洗面奶、防蚊液、手提包、睡裤以及其他……等她回国打包寄回深圳。

4 号清晨在新加坡机场闲逛,晚上落地悉尼机场 T1 国际航站楼,搭乘最后一班地铁到 T3 国内航站楼时发现机场大门已关闭,心中无数个白眼赠给这个城市,原来悉尼机场凌晨 00:00-04:00 是关闭不给进出的!无奈只好和偶遇的东北女生坐在机场门口的长凳上侃“人生”。

等到天亮机场大门开启后第一时间买了早餐吞下肚,接着整装安检坐第一班机从悉尼飞塔斯的 Launceston。

在这个小镇逗留的三小时里,我吃到一份另胃口异常满足的 Brunch,它是由焦黄Bagel、咸香培根、溏心煎蛋配番茄黄豆酱组成。

暖了胃才有动力赶路。跟着大巴车晃悠悠来到我在塔斯马尼亚的第二站—Devonport。

我背着双肩包就来了,从曼谷到这里,一刻没停,坐在马路牙子上通过各种通讯方式找住宿、找农场,心想如果没有工作那就环塔后再回悉尼。一直到日落隐现,微信群里有个叫Y的台湾女生对我所有问题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还主动提出开车带我挨家挨户问住宿。我心里特别感谢,可口头上不太会表达,我说:“等我赚了钱请你们吃好吃的啊!”

房东是七十多岁的夫妻俩,屋子里另外住了四个女生分别工作于蓝莓和树莓农场。我非常迫切的住下了,睡完十几个小时后已经是周六中午,烤了吐司、煎了蛋,配上水果和麦片,终于又可以慢悠悠吃早餐了。

双休日的活动基本就是吃、睡和散步。这里很安静,一眼望去全是平房,不需要仰头看风景,蓝天白云就在平视的远方。干净的街道,修剪的花园,我时常在门外的树下看书,直到太阳落到山后,有风来。

Comments are Dis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