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进行曲 D75: 阴天路滑,注意安全

阴天飘雪,组长昨晚摔了入冬以来的第一跤,背部和手肘均有大块淤青,不能弯腰和提重物。所以今日工作几乎全部靠 Vivian 和我了。

积雪融化到冰层,脚底和车轮均容易打滑。屋前的路除了白雪,依然仅能看到两串脚印,这便是大雪之后我们重新开拓的步行道,每天踩着固定的脚印进出门,方显得安全。

之前我俩轮流和组长搭档铺床,没觉得体力消耗巨大,这回全天都是我俩铺床,不带喘气,疲劳感快速袭来,这才知道组长力气多大、耐力多强。“站在他人角度想问题”不说有多么开阔眼界,但是对帮助拓宽内心宽容度还是有些效果的。少一些评判,多一点理解,生气的次数应该会大大减少吧。

屋子里时不时传来组长的“惨叫”,毕竟清洁工作免不了弯腰,碰巧又是受伤第二天立马工作,加上没有足够的休息,最是疼痛难忍。我俩也不太会安慰,更何况在不熟悉的语言环境里,只能埋头苦干,尽量多分担吧。

阴天加速了寒气入侵屋内的步伐,下班齐齐回屋的四个人跺脚哈手,喝热水暖身,吃甜食暖胃,决定下回再遇到糟糕天气,出门后也得保持暖气片开着。

暖气没有壁炉升温快,可惜我们屋前柴火已经用完,度假村的柴火补充均属于有偿服务。上个月还和我们住一屋的前同事不仅在度假村做清洁、装修工作,也负责从两小时车程的家乡运输柴火至度假村,所以那段时间我们屋前的柴火码很高,如同《请回答 1988》里描述在寒冷的冬季,每家每户的储藏室里堆砌的煤球高度和财富成正比。

自从前同事另谋高就,这柴也就断了来源。尽管老板仓库前堆高的柴火可以自取,但一方面这玩意儿太沉、有刺儿,另一方面每人每趟顶多抱俩,合计仅能烧一晚上,还是罢了,就指望暖气片吧,等到屋内全部暖起来,穿短袖自不在话下。

抬眼看了下时间,该煮饭了。

Comments are Dis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