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进行曲 D72: 地主请吃螺蛳粉

我从没想过人生第一口螺蛳粉竟然是在澳洲。

虾饺从悉尼回来了,通宵火车转汽车。在距离雪山还有一小时的清晨上山路中央,汽车停了,因为除了她在赶路,暴风雪也在通宵工作,终于在天亮之前堵塞了所有上山路。

前几日组长就提醒我们本周五将会前所未有的忙碌。所谓“忙碌”是指当天有超过 16 家房屋需要在下午四点客人 check-in 之前清洁完毕。该工作量相当于两队三人组全天只有各自 10 分钟轮流午饭时间,其余部分均在“卸货—清洁—装车—抵达下一家”的循环程序中呼吸。

意料之外又一场暴风雪更是增加了清洁速度提升的困难程度。我们抵达的第一家便远在大面积平整雪被的另一头,普通汽车无法驱前横跨,只能依靠双脚步行二十米远,搬运工具用时从平日的三分钟被迫延长至十五分钟。幸运的是,在我们清洁完毕后,威猛的铲雪车及时赶到作业,推平或扫开了路面积雪,使我们的工作车得以驾驶至眼前。

虾饺提前和老板预告她应该无法在九点前到岗上班,却不想老板竟然锲而不舍关注她所在班车的进山速度,最后忍不住亲自开着大奔前去接虾饺……回来即刻上班。

享受大奔接车是短暂的,毕竟老板直接把虾饺送到了工作现场,完全不给她放行李、换工服的时间,运动鞋踩进深积雪中,如同夹脚拖在沙滩上般瞬间被浸没,虾饺作为她们组第二位顶梁柱(最末位才轮到她们只偷懒没头脑的组长),如此尽职工作看起来像使命般无法拒绝。

下班回屋,疲惫暂且扔在一边,因为虾饺说请大家吃螺蛳粉。这些食物是她托好朋友淘宝后人肉背到了悉尼。最开眼界的是我,之前粗浅地将螺蛳粉理解为“臭”,现在面对各种材料的烹煮与调味,最终定格为红辣酸香、热腾开胃的大碗粉,真的别提多好吃了。当然谁的喜爱也超越不了虾饺,毕竟只有她一人捧着碗将汤汁喝了个底朝天。

看来我的淘宝收藏夹又多了一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