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月每日书 (Part 3)

Day 17

又见周一,没有期待便没有失望。

早起还是非常困难,之前有次从晚上九点一直睡到第二天早上六点,不用闹铃自然醒,毫无困意。不过这个方法肯定不能长期适用于需要奋斗的年轻人。

因此常态是闹铃响了两次,厨房里叮铃哐啷,都没能赶走让人依赖的瞌睡感。其实更多时候这看起来不可战胜的困倦感在坚忍着眯眼睛洗漱完之后便无影无踪了。所以说 “黎明前的黑暗最凶猛,一旦跨越便无所畏惧。” 不过,连早起都办不到会不会太弱了?

Philip 今早给我做的煎蛋堪称完美,蛋清洁白,蛋黄流动有光泽。不过他给自己整的煎蛋在敲蛋壳环节就失败了,蛋壳和蛋黄一同被捏碎,不懂力度为啥完全乱了阵脚。Philip 吃完煎蛋总结道:“再熟悉的事情,在任何一个环节都有失败的可能,所以不能掉以轻心。” 叶老师说得话都拿小本子抄下来了吗?(敲黑板)

今天突然发现了一条新的上班公交路线,尽管乘坐楼下37路公交到深圳大学比步行十分钟后的 74 路公交到深圳大学站多十个站,但是74路往往拥挤到无处落脚,换乘的 M448 第一班车是 7 点 40 才到。所以完全可以跟着37路摇摇晃晃到深大,又不耽误换乘时间。

公交车上翻看朋友圈,得知张爽同学去了华盛顿,参观了 Newseum,还在指定房间里录了一段她想对希拉里女士说的话。我突然想列一个目的地List作为生活动力来源之一,并为此努力。

早上出门时穿上 TOMS 经典小红鞋,Philip 笑我说:“确定要穿这双雨鞋?”没想到下班时自己望着湿漉漉的地面傻眼了,越是不能沾水的鞋子,越能呼风唤雨。

Day18

Philip 问我清晨梦到什么好玩的事情了,把自己蒙在被子里咯咯咯地笑不停?我完全没印象,只记得深夜梦到了谢韵、大鹏和蔡健三人,他们是我家乡的伙伴。梦里我们四人并排走着,蔡健和大鹏手牵手(两个男生),跟我说了些面试前的准备建议。

从昨晚开始雨水就没停,我不喜欢下雨天,所以不知道今天如何度过。

早上的煎蛋吐司抹上最后一盒乐纯,吃起来很美味。

七点出门,八点半到公司,下雨天加重了道路拥堵程度。

同事说楼下的兰州拉面馆出了新品——羊杂面,他连吃三天也不厌倦,可我从来都讨厌吃羊肉。

Philip 看完我这个月的每日书,建议我能够坚持给自己一些压力,保证每日书在当天完成,而不是先写提纲,隔几天再补充完整,至于遣词造句部分可以后期修改。不过我还想给自己加一条规则:认真修改,包括错别字、标点、病句和语序逻辑等问题,尽可能提高每日书的质量。

今天看完了《坐上冰火箭去太阳》,看书的过程中来不及跳出故事思考,合上书页后突然明白书名的含义。

在柬埔寨,这些孩子从幼年便开始被迫面对冰冷的世界,被遗弃、被隔离、被漠视。奥普陀寺的出现给了这群孩子一个稳定的居所。在外界看来它是一座冰冷的收容所,而生活在这里孩子们知道这里一直供给着温暖不熄的炉火。

Day 19

老友记 S08E03 里说到家住纽约的 Chandler 因工作原因被派去俄克拉何马州的 Tulsa(塔尔莎市)办事处,从美国东北部移动到中部办公,这意味着他和 Monica 将面临着一周四天的分居生活。

原本 Monica 答应和 Chandler 一起搬去Tulsa生活,但临时得知好友(我想输入“好友”,但输入法第一显示是“蚝油”)Nancy 为她提供了位于曼哈顿 Javu 餐厅千载难逢的主厨岗位,令她内心特别纠结。

Chandler 说:“我想现在重要性顺序应该是旧工作<我<新工作,对吧。不过,你应该接受这个工作邀请。”

不过在 Chandler 临出发前,Monica 边用手势比划高低,边更正他,说:“必须要说清楚的是,旧工作在这,新工作在这,而你在这儿。”最后她甚至踮脚把手臂举到了最高处。

是的,我又要开始表扬 Philip 了。他支持我追梦,支持我努力去做自己喜欢的事情。谢谢他的出现让我的生活有了一些惊喜变化,而这些是我独自一人无法实现的。

Day 20

台风将于这两天正面经过深圳,可此时无风无雨,甚至出了一点太阳,这就是所谓“暴风雨来临前的宁静”吗?不论明天是否发布红色预警(我当然希望可以发布),今晚都得去超市采购些存粮备用。

收到圆通快递短信,参加中国三明治举办的 “九月每日书” 活动奖品终于在 “千呼万唤” 中抵达家门口的消防栓里。(上班期间,寄到家里的快递都会被塞到门口消防栓里保存)

我发短信告诉 Philip:“有快递在消防栓里,回家时记得收进屋里。” 他问:“是什么快递?” 我说:“应该是三明治。” 他回复:“那放一天肯定坏了。” Philip 的冷笑话质量还是那么高。

这几天正在看老友记第九季,无数个瞬间触发了自己读大学时与一群伙伴们通过背诵表演老友记来提高英语口语的场景。那段时光努力且幸运,接触到能够让我受益一生的好剧,认识了一群认真有趣的优秀校友。

我一直保留已经泛黄的台词本,如同保留一个装满快乐空气的玻璃樽。这个纽带在毕业以后的时间里发挥着神奇又微妙的作用,即便大家联系很少,再见面依然能找回学生模样。

晚上陪 Philip 去天真蓝拍证件照,化完淡妆,固定发型,换上淡蓝色衬衫,在摄影师的引导下完成了一次愉快的拍摄经历。

对比他上一次证件照形象,即 2008 年的模样,今晚这张作品简直让他年轻了十岁。

Day 21

台风天前夕,人们又失去了理性。昨晚超市被洗劫一空,收银台区域人满为患。

每次台风经过深圳时,对大部分地区造成寸步难行的状况大约只持续8小时,如果发生在白天大概仅影响两餐饭,所以我不明白为什么大家会借机“扫荡”超市,很好玩?

这次台风正面登陆深圳 ,尽管挂起了橙色预警信号,政府发布全市“停工停业停学”的通知,但个人感受不及上一次夏季台风威力显著。潮水于凌晨开始持续上涨,但市区范围内的风雨声直到中午才逐渐大起来,很多企业员工以让风雨无阻去上班了,我司向来跟着政府通知行动,求乖求稳不冒险。

在台风天依然如期收到了乐纯 2.0,感恩。外层的手提袋不再有棉质感,而是更换为光滑的防水布料。每一盒乐纯的纸壳包装正面图案变为了放大版的果肉,视觉效果扑面而来;背面是创始人 Denny 的漫画形象,言简意赅介绍“为什么乐纯不一样”。

在我心里,乐纯就如光源不断的灯泡,照得世界缤纷可爱。还是那句话,信念无价,无论对事业,对食物,还是对内在的追寻。自己从来没有在一款食物上受益这么多,好看、好吃,还能引发好学的功能,就属乐纯了。快来深圳建立实验室吧。

Day 22

周六过得恍惚,总感觉明天就要上班了,好难受。但转念一想,啊,原来还有一天假期。

Airbnb 房客 Daniel 今日入住,他来自委内瑞拉,现在加拿大工作,会多国语言,也是我们接待的第一位说英语的客人。

晚餐时我们边吃边聊,气氛偶尔尴尬。因为我俩干巴巴的表达能力导致交谈内容实在有限,更何况 Daniel 的语速很快,有时候需要将我俩都听懂的部分合并起来才能完整理解他说的内容。

Daniel 看到我们有只杯盖上粘了龙猫玩偶,他说没想到龙猫在中国也很流行。我告诉他,日本动画片在中国年轻群体中的受欢迎程度一直很高,这只 Totora 在中国被称之为“龙猫”。他随后便问为什么是这个名字?有什么含义吗?我突然觉得给自己挖了一个坑,只能回答不知道,然后默默地埋头吃饭。

我们煲了骨头汤,清炒了几个小菜。Daniel 说这是他来中国吃得最健康的一餐,来深圳之前他在上海玩了几天,吃得东西多油腻。还问我们中国是不是有一种餐桌礼仪文化是不能把每餐饭菜都吃完的?我说那都是老传统了,现在提倡“光盘”行动。

Daniel 一直都在问我们可以做些什么,比如:收拾桌子、洗碗,或者需要什么东西他明天出门带回来。我们说不用太客气,把这里当自家住宅就好,后来教他操作洗衣机时,才知道他第一次使用撑衣杆晾衣服。不过我没有问他家的阳台和晾衣服的装置是什么样子,因为说成英文太费劲。(想哭)

跟 Daniel 聊了一晚上,我俩深刻认识到自身口语表达能力有巨大提升空间,真羞愧。

Day 23

欧美人的夜生活大概都很丰富,两位来自美国的 Airbnb 房客都是不到凌晨不夜归的节奏。

看了电影《Me before you》,一个简单美好的爱情故事,但龙母好动而浓郁的眉毛实在太抢戏,配合她习惯性声情并茂的讲述,如同动画形象般生动活泼。

故事主角 Lou 是生活在一个色彩缤纷小镇上的女孩,她的房间在挂满了搭扣小皮鞋的阁楼里,每次她出场,身上一定有超过五种亮丽颜色的服饰。Lou 梦想做和时装有关的事情,可家里经济条件不允许,只好暂时弃学打工。

从咖啡馆失业后,Lou 随后成功竞聘了一个护工岗位,照顾因车祸而四肢瘫痪的城堡公子 Will。Lou 的天真可爱感染了自暴自弃的 Will,却无法改变他做出安乐死的决定。尽管这是一部傻白甜的爱情故事,但依然有令人动容的部分。

比如 Lou 在生日当天收到 Will 送给她已经停产的黑条黄底的长裤袜时兴奋得又跳又叫,一脸傻萌的劲儿,太有趣了。看来戏里戏外富家子弟追女生的手法总是高人一等。

比如 Will 总是认真地建议 Lou “你只有一次生命,要尽可能让它丰富,要为自己而活”(“You only get one life. It’s actually your duty to live it as fully as possible.” ),此时我们假装不知道“ Will 在遗嘱里给 Lou 留了一笔遗产以鼓励她去追梦”的桥段。

在这部电影里,我还新学到一个关于描述天气的表达方式—DVD weather(一个适合看电影的天气),看起来很容易举一反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