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进行曲: Week 2 of January, 2018

早上八点去 Costa 办公室登记并等候安排分工情况。男房东开车送我去的路上遇到一个顶着太阳独自步行且拥有亚洲面孔的女生,房东把车停在路边,让我去问下她是否也去 Costa 面试,如果是就顺带载一程。

结束登记后,房东接我回去的路上经过一个公交站台,由于办公室地点偏远,公交一小时一班。房东再次把车停在路边让我下车问下等车的三位女生是否需要回市区,如果愿意可以顺便载她们一程。

我这房东老人家真的太有意思了。

登记结果是周四去蓝莓农场的 Romeo 组上班。趁着接下来三天空闲时间,约了之前在墨尔本认识的 Yvonne 见面取经、去超市买工作服以及闲逛。

我是在 Yvonne 的建议下来塔斯采蓝莓的,她说:“你不要太担心,来到塔斯直接去办公室登记,现在爆果阶段,人手紧缺。”

在这里见到 Yvonne,我俩的头发都长长了。她说了关于树莓采摘的技巧和必需品,谈到那些有趣的小组成员,以及对毛毛虫的害怕和意外攒到钱的惊喜。

澳洲的 K-mart 像极了浓缩版宜家,只不过主要售卖生活用品而非家具。Coles 和 Woolworth 作为澳洲性价比最高的超市,各种商品轮换着店铺打折。现在这三家商品百货竟然相连在 Devonport 市中心,日常采购的一切需要在三五步之间都能满足了。

由于蓝莓采摘需要穿带领子的衣服以便给脖子防晒,加上这里早晚气温较低,我仅带了一条裤子,所以在 K-mart 新买了绿色抓绒衣裤和Polo衫,仅需 13 刀,只不过均采购于 12 岁男童服装区域,看来亚洲人之于澳洲人还是娇小得多。

闲时出门散步,从住处步行两公里到市中心,三公里到海边,走在两边都是独栋平方房的街道上,看着门前院落各自开合的花儿,高矮胖瘦的树枝,还有偶尔忘记被收进屋子里的桌椅,我都很想坐下来,在阳光里看书。

“离群索居”并非是个贬义词,而“独处”也越发成为考验意志和机会反刍的一种方法。每次从热闹的人群中离开,走进声音消退的环境中,偶尔有清脆的鸟叫,或者风声,我的第一感觉总是恍然的放松。在这一幕里,我是喜欢面积大小适宜的德文港。

第一天上班有点兴奋,以至于会在看到特大号蓝莓时摘下来给身边朋友炫耀。新鲜劲还没过就被通知接下来连休两天,因为下雨,室外蓝莓采摘工作无法进行。就这么自然过渡到“看天吃饭”的生活状态了。

周末和新朋友们开车两小时去看薰衣草花田,来自南美的女生浑身都是舞蹈细胞,对音乐的韵律感极强,让我很羡慕。来自高雄的男生刚结束在日本为期一年的打工度假,他介绍自己特别爱结交新朋友,喜欢和不同人聊天以及去看不同的地方,以后的愿望便是走遍世界。

这片薰衣草庄园占地260英亩,是全球最大的私营薰衣草农场,门票10刀,如果有当地工作收入证明可以免门票。这片庄园始建于 1922 年,拥有者为 Charles Denny,后由他的儿子 Tim Denny 扩大经营。薰衣草庄园的全称为“Bridestowe Lavender Estate”,是为了纪念 Charles 妻子的出生地,位于英国的小镇 Bridestowe。薰衣草盛开于夏季,结束于一月末。如果想去参观,请注意日期哦。

Bridestowe Lavender Estate is a lavender farm located in Nabowla, Tasmania, Australia.[1] The farm is believed to be the largest commercial plantation of Lavandula angustifolia in the world.[2] Bridestowe was established in 1922 by Charles Denny,[3] and advanced by his son, Tim Denny [4] It is named in honour of the birthplace of Charles Denny’s wife, the English town of Bridestowe.

你问我薰衣草好看吗?其实我不喜欢紫色,无论花田正当时还是目前繁荣过后的温吞景色,我都不感兴趣。只是出门吹风会比宅在屋子里更好,另外一路上穿过云雨,风音在耳,加上视野两边不断出没的奶牛、绵羊甚至不同颜色的羊驼,总算没有辜负这片独立岛屿的特别景色。

Comments are Dis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