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进行曲 D37: 惊雷震不醒

晚上八点饭毕桌前,习惯性打开记事本,脑子开始回顾与整理一天发生的事情,记住的挑着写,断片儿的便放过。

一直好奇,每个人都有二十四小时,为什么在相同的时间跨度里有人行千里,有人绊百步?

想起香兰姐有次给我留言说“一样米养百样人”,说的是同样道理吧。我习惯按照写出来的计划行事,尽管在完成率上还得加把劲。如果凭空拟定接下来四小时该做什么,或许最终只能完成一件事,唉。

干了这么多天活儿才知道公司仓库有一次性手套可以用,这对每天浸在各种弥漫满是清洁剂的空气中的双手有一定阻隔作用。

每天回家虾饺她们都会“炸锅”,不停控诉组长的偷懒,说得好像快要开战了。这样比较起来,我是公认的“幸运”,毕竟身累还可以得组长的关心照顾,做事效率高,工时少也开心。而虾饺她们两人承包三人的活儿,身心疲惫,但好在工时多,那就看在钱的份儿上忍忍吧。

Estelle 再次问起 When your boyfriend put ring on your finger 的问题,她说得批评下 Philip,怎么在这种情况下就放心让(会做菜、会清洁、又漂亮、又善解人意的……)我独自来到澳洲?

午饭休息时,我转述了这句玩笑话,Philip 随后发来消息:

Please tell Estelle
If you love a girl
just let her go
If she loves you
she will come back

Estelle 边读这条消息边张大嘴巴轻声惊讶道:“Oh my god! So romantic!”

除了没有感知到“浪漫”成份,我还是很开心分享这段小插曲。Philip 与我在最初就达成了如此共识,我们没有永远的誓言,明白没有谁离开谁就不能生活,但在相处的每天里都会互相支持与改进,努力建立牢固持久的关系。

其实每次在码字草稿过程中需要经历十几次的自我提醒,再忍忍,不要开网络数据刷手机,写完再玩,不然真长胖。

要想强定力,真不容易。

有人伤心离职,有人兴奋滑雪,于我而言普通的一天,却最终在滚动的 Facebook 界面对着新闻流了泪。很难受不知道该做些什么,除了大量翻阅他过往的作品以及查看除了中国社会之外对他的缅怀和回忆。自由与安全,于我们而言,并没有选择的机会。

“我们为一声惊雷,奉上早已聋掉的耳朵”。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