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进行曲 D68: 心想大概就能事成

两点半便开始盘算今日下班时间。组长说除掉现在正在清洁的,我们组还剩两个房子。

Vivian 估计并且希望五点下班,这样一天就做足八小时了。

三点半抵达位于二楼的最后一间屋子,等把所有东西搬上楼才发现,每个房间门都关着,就像我们每次清洁完毕最后一个步骤就是关上房门,默许该房间所有清洁工作已经完成。经过再次确认,该屋子并未被使用。告知老板后,更改行程,第二家房子竟然也是同样情况,我们不知是幸运还是倒霉,毕竟总有额外工作在排队等候。进入第三家前我们终于也变聪明了,先开门检查使用与否,再决定是否搬运清洁工具。

开心的是,候补名单上的第三间屋子不仅是我们最后一个任务,而且有无线网络!

对这间屋子的开发要从第一次清洁说起,当时正在屋里吃午饭,我看到厨房高台上摆放的某个物件正在闪灯,走近一看才惊觉“原来是路由器”,还是华为的呢,猜测是房客要求才会配备。路由器背面有一长串复杂的原始密码,我们一边想“密码肯定改了吧?”,一边小心翼翼输入手机并点击“确认连接”,真心没想到竟然连上网络了,更可喜可贺的是网速令人振奋。

只是让我们感到沮丧的事,清洁过三次这间屋,用时一次比一次少,由于房屋面积小、使用干净,每次清洁也就上传十几张照片的时间。想想在祖国大地畅用无线网络的日子大概要一去不复返了。

心血来潮煮肉酱意面,简单解决了晚餐问题。成型后拍了贝壳意面照片给 Philip 看,他还真是瞪大了眼睛看完告诉我:“土豆鸡块,看起来好油腻。”

怪你眼睛小就好,不怪你的小脑运转不灵活。

配晚饭的是电影《解救吾先生》,查了资料才知电影取自谐音“吴先生”,是根据 2004 年吴若甫被绑案件的改编。十一年后,当他答应扮演当初第一个闯进“贼窝”解救他的刑侦大队长时,也算是同意解开自己的心结。这个情节很像《催眠大师》中徐峥所扮演角色最终对自我的救赎。

晚安。

Comments are Dis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