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进行曲 D69: 刮风下雨又起雾

窗外化雪声滴滴答答一整夜,起床后拉开窗帘,天气阴沉、落雨不停,在能见度仅五米的雾气中艰难穿梭,想想印着伊丽莎白女王头像的澳币,也就忍住了脾气。

组长车技真是一流,任何窄路、雪道、拐弯、倒车,都能自由迅猛地摆平,尽量将车停靠在距离清洁房屋最近的地方,方便大家卸货和装车。

是日晚餐:酸辣土豆丝、清炒白菜、花菜鸡肉。

终于用青尖椒炒了一次正宗的酸辣土豆丝。组长之前跟我说,她从来没见过有人把土豆切成密密麻麻的细丝状,看起来太疯狂。

之前屋里刀具大多为锯齿状轻盈长刀,并无重又宽的菜刀,而擦丝器擦出的食物又太薄太细以至于软塌塌。所以每次切土豆从没想过要切丝,顶多薄片状,因为耗时太多还不好用力。

后来“老板们”上山带了把银色小刀,总算找到点国内切土豆丝儿的手感,自此之后切丝成了我的爱好,其他人还是躲得远远的,不乐意如此费神。

等待今日终于用料齐全、刀工满意,炒了一大盘酸辣土豆丝终被消灭光(其实每天晚上都没有剩菜),心情美丽。不过吃完晚饭拿手抹了下眼睛,辣得我睁不开,就如同眼睛旁边有个小火炉一直烤着,所以谨记饭前饭后都得洗手啊。

清炒白菜交由 Vivian 处理,都说最简单的炒菜最能锻炼人。不然怎么会有“清水白菜”这道名菜的出现呢。不出所望,白菜炒得略咸,看来进步空间巨大呢。

花菜鸡肉是从 Jimmy 那儿学来的,准备工作包括汆烫花菜、酱油腌鸡肉,随后逐一入锅烹制,荤香味适当,饱腹容易。

晚上重温《权力的游戏》红色婚礼一幕,才注意到音乐变换的气氛营造以及结尾演员表滚动时的静默肃杀,依然震惊。

啥时我也能追上第七季呢?

Comments are Dis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