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进行曲 D76: 打怪升级,拥抱自己

Vivian 因为某次特殊情况吃饭太急,被坚韧的牛肉绷到坏牙,自此牙疼造作,扰人清梦,吃饭时单边咬合、流食最宜。

我早起煮了几次白粥给她当早餐,她尚能自由吞咽,只是太不顶饿,两三小时后肚子便开始咕咕叫,而一般我们会在工作五小时后才会休息吃午餐。由于在澳洲看牙不是一般的贵,有人会专门飞去东南亚看牙医,毕竟往返机票也便宜过在这儿的询诊费。所以她已经在盘算着即便过几天牙齿不疼了,也要在下山后找个合适的时间回趟国,根治下她那颗摇摇欲坠的烤瓷牙。

我能理解这种疼痛感,表面上看起来云淡风轻,实际上口腔内部已翻江倒海。从国内出发前,我意外经历了一轮身体“排毒”,真正的在临行前夜恢复所有创口,平安健康地踏上飞机。

发烧,刚入夏时在办公室吹久了空调,又未及时添衣,导致下班前头晕目眩,回家无言躺了整夜,在第二日清晨不得已请了病假,敷上退热贴,继续沉沉睡去。

落枕,在美好的周六早上轻轻翻了一个身,没料到竟然再也偏不正脖子。平日不睡枕头的我,这是第二次落枕了,频率为一年一次。

整个双休日,世界只存在于我的右边,而且脖子向左偏转的角度无法超过 30 度。歪着脖子吃饭、刷牙,托着脑袋躺下、起身,稍微错一点位置就是疼痛。终于在极端无奈和崩溃的情况下,开始病急乱投医,上网搜索快速治疗落枕的偏方与视频,尝试了几种,心里暗示总感觉有些效果,继续“自我诊疗”,却再次陷入无法动弹、反复疼痛阶段。

熬过折磨人的双休日,周一上班时,我带着颈枕坐上了公交车,就这样开始了歪着脑袋的工作日。症状在第四日得到了明显消退,而亲身实践最好的治疗方式便是尽可能多的平躺在床上休息,然后静候时间的疗效。

没有什么是可以“立竿见影”的,做正确的事,然后交由时间判断,所谓“尽人事,听天命”。

牙疼,吃多了芒果导致口腔上火,智齿重新发作。特别佩服妹妹一口气拔掉了四颗智齿,再无后顾之忧。

记忆里,我的智齿疼痛过三次。大学时期,智齿疼痛导致发烧,最后病症被消灭在老校区对面的牙科诊所里,换来的是为了清理病毒而注射的一剂麻醉。工作时期,智齿疼痛导致个人在项目中期被允许外出看病,炎症让我在医院里挂了两天吊水。出发前因为贪吃芒果,上火导致智齿疼痛,心里反问一百遍“为什么之前不去拔掉?为什么喜欢‘好了伤疤忘了疼’的感觉?”,其实就是怕拔牙会疼。拼命刷牙,只能喝水,折腾数日终恢复正常。

总而言之,还算坚强,战胜了所有“小怪”,安全踏上旅程。

Comments are Dis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