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solution 2017 (Linda)

以年为单位回顾记录,这是第一次。

Philip 已经叨念一天了,说不要把 1 月 1 日这一天赋予太多无所谓的意义。但是对过去的总结和对未来的计划,确是一件有帮助的事情。

26 岁第一次出国,和 Philip 在巴厘岛过春节。谢谢家人给予的自由和理解。我们很喜欢田园般的乌布,大片稻田安宁葱郁。我们徒步山径,走过人家,迎接暴雨,撞见锣鼓。还意外遇到了大学 xyz 小分队的马儿姑娘。可惜尚未输出游记,草稿一拖再拖,新年的一月要补齐。

豆瓣上不完整记录着这一年读过的书和看过的电影。东野圭吾的小说一堆,口水文字几本;《正义的可能》需要逐字吸收,哲学道理深邃难懂、高度概括,时常一句话就可以扩充为整版文档。《坐上冰火箭去太阳》为我介绍了另一个世界,奥普陀寺每天面对遗弃、死亡,也生产希望、欢乐。韦恩创立了这座乐园,致力让世界上最虚弱麻烦的孩子们都能在这里吃上热饭、学习成长。电影是娱乐也是艺术,偶像 33 推出的一档节目《奇爱博士讲电影》让我如同上课的小学生一样,跟着每期节目学习如何更好地欣赏电影。《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令人回味无穷,强烈冲突的身份、环境和视角让比利不适也不解,最终选择继续回到战场上是因为相信这是命运的指示。

这一年身边很多朋友结婚了。猫猫和老徐的婚礼对我们同学来说就是大联欢,一夜穿回到温暖的记忆中,到处是纯白往昔。

一次又一次续签去了香港,参加维园集会,走访屋邨建筑,谢谢七喜帮我们拍很棒的照片。一直都喜欢这座城市,从最初的港剧印象,变为现在实景体验,我看到它对异见与争辩的包容,也触摸它无法擦除的裂痕。这块弹丸之地是独一无二的,不要磨平它的棱角吧。

通过 Airbnb 认识了不少新朋友,他们给屋里带来了新故事,也丰富着我们两点一线的日常生活。在北京学习中文的 Sarah 夫妇爱吃外婆做的辣腐乳;来自委内瑞拉的 Daniel 用英文跟我们交流他的日语学习经验;神通广大的香兰姐不仅教会我很多菜肴的烹制方法,甚至跨越海峡从台湾给我们寄来料理夹……这样看来,尽管我们“走出去”的梦还太远,但“引进来”的路已在拓宽。

6 月的香港街头,我仰望鳞次栉比的风景,拍下了第一张建筑格局照片,从此开始实践“每日一拍”行动;8 月接过 Philip 手中 1SE 的任务,继续记录家庭瞬息生活的影像记录;9 月北上阿尔山,没想到至此“无心事的快乐生活”被迫告一段落了。

国庆假期过得异常痛苦,流了很多眼泪。突如其来的阻碍挡住了我们计划好的线路。开源节流、“曲线救国”,我们分别尝试了一些方法,可惜都进展不顺利。我们还在继续寻找、尝试和努力,祸兮福之所倚,但愿这次艰辛是为我们提供了一次新机会去改变生活。

第四季度付费知识挟裹了我的生活,这才让我意识到免费这挡事儿对我这般爱财如命的人来说意味着无用和浪费,而参与付费学习的最大收获来自于三明治举办的每日书活动。我们上半年开通了家庭博客,文章更新速度却慢如蜗牛。参加九月每日书活动如同主动给了自己扎了一剂强心针,每天坚持 300 字以上的输出,用仅存的一点好胜心与习惯性懒散做抗争,戒掉“光说不练假把式”,终于如愿在月末拿到了合格成绩单,咻~被人肯定当然高兴又动力十足,但前提是我必须有持续的成绩更新。因此之后的每一天我都在坚持输出“每日书”,它们或幼稚或寡淡,但确是我一点点粉刷出的生活模样。

这一年没有明确的计划,流水的时间推着人向前。每次争吵完(基本都是我赌气)才发现我离那种自己都讨厌的人又近了一步。就好像 Philip 指着眼前锃亮的玻璃门提醒说,小心别撞上去了。可自己偏要踩雷区,撞疼了脑袋的同时还要很爱面子地强词夺理:“知道了知道了,烦不烦。”面对这样的自己,我也只能摊手。积习难改,我仍努力。

潇洒姐说,小朋友才许愿,大人都做计划。33 对缓慢展开的新年预测也总是多艰难,因为在精神世界的探索和超越远比在其他领域要艰苦得多。

“最重要的事情我们不要去说,说了就错了。”

我的 2017 年确实没有愿望,列了几项待完成清单,作为年底自我考核与评估。

1、身体健康,早睡早起。通过 Keep 上相应课程进行科学锻炼、减脂增肌。
2、技能提升——通过 Coursera 或者相关平台学习有兴趣的课程,每季度消化一门课;加油完成雅思和 CIA 考试目标。
3、阅读至少 24 本书,拓展涉及的知识线索,输出相应读书笔记。
4、坚持每日书,最低 500 字。
5、新领域探索——学习 Markdown 语法。
6、少生气,多自省。

下一个元旦见。

Comments are Dis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