抢新郎—马儿婚礼记

知道我们大户人家都怎么抢新郎的吗?

马儿发来微信问:“我12月要结婚了,9号和16号两场婚礼,你来哪一场?16号是我主场,需要抢新郎,你来吧。”

读大学时没觉得马儿这么霸气,怎么一说到自己要娶新郎了就无比硬派?

马儿的大名叫“于思希”,口才不灵敏的人一般无法念准这仨字儿,我想她老爹一定是个文化人。马儿说高中同学给她取外号“河马”,作为她亲爱的大学室友,我们一致觉得这外号太粗,遂改口称她“马儿”。

马儿不吃草,是个挑食的肉食动物。她的饭盆儿旁边总躺着一圈青椒、红椒、葱花儿、蒜头,这时可以听见徐牛在耳边嗡嗡嗡说着“青椒富含维C,吃了对皮肤好。”

马儿大胆野蛮,大学期间去方特玩,过山车连坐两次都不眨眼。等到毕业后再见面,我说我们去拍个照吧。她说:“等等,让我换条裙子、穿双凉鞋、涂个口红~先~”。

马儿有事儿的时候会喊我“口~十~”,有大事儿的时候则喊“叶!口!十!”。

马儿有段时间一有空就飞香港玩儿,可我俩一次都没约上时间见一面。后来快过春节了,马儿在微信群说她正月初三要去巴厘岛度假,当时我一只脚都快踏上去往巴厘岛的飞机了。所以说,有缘何处不相逢?为了能在异国见上一面,我特地更改游玩路线,还共享了包车司机,最后发现我们订的酒店就隔着一条石子路。

我现在穿了秋衣秋裤,衬衫袜子,外加薄款毛衣,实在无法再多穿一件外套了。可想想即将从二十多度的深圳飞往零度边缘的苏州,还是往背包里塞了长羽绒服和大围巾。

马儿家在苏州盛泽,尽管听她说了四年都没什么概念,但直到打开地图导航查路线时才发现这个地名实在太美妙。私以为“盛泽”寓意“丰盛大泽”,水域广,水线丰,纵横交错的路线多被命名为港、浜、湾、滩等。除了养人还是养人。

抢新郎的过程比想象中容易,马儿递上硕大的气球钻戒,一句话“跟我回家吧”,新郎遂变成了小跟班,左右不离马儿身边。

在喝完一碗又一碗的银耳莲子红枣汤后,大家来到主会场排练晚上的婚礼流程。新娘子换了很久的装,新郎在舞台边一边踱步一边背诵讲稿,我们几个伴娘围在桌边为了等会要去刮风的门口迎宾而感到淡淡忧伤。

马儿再次亮相时已经穿上了鱼尾裙、带好了小皇冠,搭配亮闪闪的 Jimmy Choo 之后,再也无法像上午因为在裙摆里穿着老棉鞋而疾步如飞了。

一波波迎来送往如水流,我们却在毕业三年后第一次聚齐。大家于各种喜庆表演中吃完了正餐,接着小团体又单独出行撸了串儿。生活似一部百集连续剧,我们各自做主角,偶尔去串场。泱泱人口,因缘际会,能聊的人要珍惜,可爱的人定长久。

新婚快乐呀!让托马斯先生带着你去新生活尽情冒险吧。

Comments are Dis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