巍巍大兴安,梦幻阿尔山

D1: 深圳 - 哈尔滨 - 海拉尔

景点:无 夜宿:海拉尔伯爵酒店

早上九点坐上了从深圳到海拉尔的飞机,前半程是补觉。昨晚加班到九点才回家,吃饭、整理、码字,Philip 负责切芒果、洗提子,然后打包路上吃。Philip 说这是他第一次于凌晨还在洗水果。

后半程航行,乘客三三两两站在过道中伸腰转体,活动僵硬的肢体。四小时后落地哈尔滨太平国际机场,等待转机。空气温度降了不少,洗手间的水好像是从冷冻库流出来一样,冰手。我们各自添加了一件外套,让体温慢慢适应气温。

最后一小时的航行似乎是眨巴眼的功夫,因为十分钟前刚听到广播「洗手间已启用」,如厕回座后立即又响起广播「飞机准备下降,洗手间已关闭」。打开遮光板,天空的风景让 Philip 感叹,看到这些,一天的飞行值了。

云层洁白如棉花,平展紧密的从机身旁边延展至视野尽头,第一次看到如此大面积无缝隙的云层,如同仙界的洁白毛毯,美丽的直想让人轻轻踏上去跳支舞。

穿越云层后又遇见另一片云海,薄厚有时,薄处云层细如丝,缓缓荡开,隐约看到云层下面无垠草原和蜿蜒伊敏河。厚处云层挤挤挨挨,阳光万丈投射下来如魔术手般把云朵变成了金色馒头。

还有一片云朵挂在上下云层之间,如同被放飞的风筝一样,在天际里独自卖萌。

为了抓拍此处风景,Philip 负责报告空姐行踪,我赶紧按下手机拍照键,也为了今天的「每日书」留下图片素材啦。

下午四点终于落地呼伦贝尔海拉尔机场,祝我们收获满满吧。

D2: 海拉尔 - 阿尔山

景点:鄂温克族博物馆 - 巴彦胡硕敖包 - 阿尔山花卉种植基地 - 五里泉 夜宿:兴安盟成悦酒店

走马观花般完成了鄂温克族博物馆的参观之后,我们驱车 40 分钟来到了巴彦胡硕敖包。

这是一片被单独开发为景区的草原,不惊扰牛羊吃草,不打扰牧民作业。在围着敖包转过三圈以示敬意之后,大家便散开去各自撒野。

草原一望无垠,草虫叫声清亮,这会儿蓝天纯净无暇与地平线合二为一,过一会儿白云朵朵聚拢起来在蓝色地毯上结伴玩耍。

我们也在草原上撒欢儿,跳入蓝天,触碰棉云,迎着冷风奔跑追逐,在强紫外线照射下,汗涔涔。

在伊敏河镇一家农户饭庄享用完午餐后便驱车三小时,从呼伦贝尔市鄂温克族自治旗来到兴安盟阿尔山市。

途中有两处暂停,一处停在距离阿尔山市五华里的活泉水口,我们从细小的泉眼口接了一瓶水,途中换了几次手,因为泉水温度太低,瓶身早已蒙上一层水雾久久不退。抿一口入喉,清冽纯净,混杂着丝丝泥土气息,原来这就是天然矿泉水的味道呀。

第二处停在一处沿着山脚人工栽培的花卉种植基地。矢车菊、鸡冠花、波斯菊等组成五彩花带,半山遍野的风景引得游人常在丛中笑。

今日行程终点——阿尔山市为一所森林城市,也是全国最小的县级市,全市共横纵两条主干道。晚饭后我们由南到北散步一个来回只花了一小时。这里的城市风景为「房子带尖,窗子带花,马路镶边」。

由于夜间温度下降得很快,我们匆匆瞥了一眼城市夜景便回屋里取暖去了。

D3: 阿尔山

景点:阿尔山国家森林公园景区(天池 - 石塘林 - 杜鹃湖 - 三潭峡) 夜宿:阿尔山天池度假酒店

乘着观光车穿梭在阿尔山国家森林公园中,步行观赏了四处景点,是为今日行程。

阿尔山天池

沿着人工水泥台阶铺出的道路拾级而上,两边树木纤细挺拔,直指蓝天。树叶如银针,如灿星,由绿入黄,渐变交叠似秋日印染图画。

九百九十八级台阶过后,山顶天池映入眼帘。近水处泥土松软难立足,对岸树木密集成排如战士。池水平静无波澜,池水上空是无暇蓝天,那些云朵如害羞的姑娘般不愿照如镜的水面,纷纷躲开池心倒影。

天池有四奇:不知池水来自何方去往何处;不知池水具体深度;水中无鱼;久旱不干,久雨不溢。

石塘林

这里的焦石、黑土记录着火山喷发后熔岩流淌过的痕迹。因气泡聚集但能量不足造成似爆未爆的熔岩冢;因岩浆滚滚穿过土地而留下如扭绳般粗壮的沟痕。

眼前多是无生命的焦炭景色,但是松树硬是从灰突突的石头缝中探出嫩芽,以坚毅的姿态开出银针花,敬畏生命。

杜鹃湖

山里的天气多变,有时举起相机时蓝天无暇,收起镜头便乌云遮头。

杜鹃湖在迎接我们的同时,也迎接着雨水和低温。此时杜鹃花期已过,宽阔的湖面与青山远黛为伴,雨点在水面画出涟漪,时而有水鸟扑棱着翅膀跃过,争做山水画的点睛之笔。

尽管低温让人开始有些哆嗦,但灰色天空下,远山、近林围湖而立所传达的静默与虔诚让人感叹自然的力量。

三潭峡

哈拉哈河源头往下地势高低错落,引得河水变幻出三段瀑布,继而注入平潭中如镜面池水般稍作休息,随后去往下一个出口。

D4: 阿尔山

景点:奥伦布坎景区 夜宿:兴安盟成悦酒店

今日在阿尔山奥伦布坎景区游览了一天,由于曾作为《奔跑吧兄弟》某期节目的拍摄取景地,这里保留了当时节目临时搭建的摄影棚作为景区卖点之一。

景区位于某段公路一侧的开阔山谷,于密集的树林中开辟出一条尘土飞扬的黄沙路,延伸至山谷腹地。

今天最精彩的莫过于 2.6 公里长的森林徒步之旅。

原始多孔火山石铺就的高低不平森林小道增加了徒步乐趣。粗壮树木被伐倒做成横跨河流的桥梁,桥下流水干涸已久,裸露的岩石周围杂草丛生。

对面山头成片白桦林挺拔指天,树叶生长于树干上部三分之一处,如黄绿色伞盖布满山头。

丛林中设置了鄂伦春部落博物馆,里面陈列了诸如熊、虎、狍子等动物完整皮毛,因经过防腐处理禁止触摸。我凑上前闻了闻,不知是不是因为气温低的原因,嗅觉失灵了。

云层很厚,背光严重,拍出来的照片与眼睛看到的景色相去甚远,本来觉得有些遗憾,但换个角度想,眼睛所能识别的像素比相机要强很多,如果只顾着拍照而忘记驻足观赏,不免显得舍本逐末了。

我们可以看到花皮松鼠被游人声惊的跳出草丛,迅速窜到松树高处,不一会儿又悄悄从枝桠后面偷偷探出脑袋,着实可爱。

我们可以听见林风起引得树叶如星雨般簌簌落下,在秋阳环抱里旋转跳舞泛金光。

任何记录都是对经过风景的回顾,所以拍不了的就用心感受吧。

D5: 阿尔山 - 海拉尔 - 哈尔滨 - 深圳

景点:辉河湿地 夜宿:深圳家中

由于下午五点的飞机回深圳,所以今晨起很早驱车三个半小时赶往第一个景点-辉河湿地。途中还看到了一马平川的草原上挤挨着的成群绵羊,公路边随意晃荡着吃草的马儿,以及小学课本里出现的「一会儿排成个一字」的南飞大雁群。

辉河湿地看起来完全没有被开发,大家徒步登上一座小小的山峦,放眼四周满世界牧草,三五座牧民房子零星散落其中,如睡在天与地怀抱里的小婴儿。

我又翻了几个跟头,做了几次跳跃,看起来像某种仪式呢。Philip 用连拍模式记录了整个动作发生过程,等以后照片洗出来就可以落款:26 岁,依然能翻前桥与风车。

下午两点去往迷你的海拉尔机场,迷你的表现为:机场看起来像火车站,到达层只有一个行李转盘,候机厅里一个洗手间、三排座椅以及安检完毕就可以直接走登机桥了。

次日凌晨我们平安抵达深圳,从两件外套到一件短袖,大概就是最直观的变化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