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天来了

自从昨晚做好了便当,就很期待今天的午餐,毕竟再香不过住家饭。

当然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我司食堂饭菜连吃三天便不再有可选余地,再加上前几日左脸后牙槽咬肌莫名其妙变肿了,肿胀的肌肉一个劲挤进上下两排磨牙的空隙,一不留神就咬到自己的大脸肉,导致咀嚼食物必须用力缓慢又轻盈,食之无味多日,真烦人。

终于等来了可以大块朵颐的日子,选了一个能装的方形便当盒,底层填塞着紫色洋葱、红色辣椒和黄金炒蛋,再加一层白白胖胖软软糯糯的香米饭,上面铺满八九片包裹着红烧汤汁的萝卜块,最后整齐排列一层酸辣土豆丝,扣紧盖子,这便是我工作日一天的能量储存。

中午吃完最后一粒米,站起来走几步,测量大概 9 分饱,不错。

寒潮再次登陆横扫南北,深圳终于实现长袖加外套的组合了。很庆幸自己不用在广东以北的湿冷南方挣扎,也遗憾闻不到挟裹着冰霜但烫手心的煎饼果子和烤山芋了。

再也没吃过初中味道的煎饼果子。外皮热腾,鸡蛋香滑,酱汁流淌,脆皮咔嚓,还有榨菜丁、土豆丝儿、大鸡柳,在煎饼铛上一滚,混着寒冬雾气,我都不舍得分给你吃。

再也没啃过童年味道的烤山芋。油桶一般的装置里簇着发光的炭火,架着铁沉的网格,红心山芋呆在里面由日出到日落,从硬朗的土色变为炙烤的香甜,光闻着味道就足够抵御严寒了。

还有糖炒栗子,我外婆的最爱。在大锅里,“哗哗哗”,一铲子接一铲子。栗子壳由浅入深,继而爆开,露出金黄的栗子肉。挑一颗在两手心颠会儿,再“咔嚓”一声拨开外壳,嚼着粉糯热乎的果肉,就像给胃上贴了暖宝宝一样满足。

冬天来啦,多吃点儿好的,盼团圆。

2 Comments

  1. Philip Ye November 23, 2016

    每一篇都少不了对食物的怀念~

    • Linda Ye November 24, 2016

      会吃是福

Comments are Dis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