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月每日书 (Part 4)

Day 24

周一就是茫—睹—忙,早上睡不醒,路上堵不停,办公室的琐事忙不完。

台风过后,天气瞬间回到夏季,强光、烈日,万里无云。 下午公司日活动,内容包括环赤湾村跑两公里、七个闯关游戏、领导点火炬……奖品包括但不限于修甲套装、自拍杆等。我玩遍了所有“友谊第一”、走走过场的游戏,最后被太阳晒得晕头转向、脸颊滚烫,我真是个贪玩的人。

回家路上花十分钟看完了电影《陆垚知马俐》,我不知道除了小宋佳的时装秀,这部片子还有什么其他看点。 不过比它更可怕的是电影《梦想合伙人》,三个背景各异的商学院女性合伙人联合创立网商平台,发展迅猛乘胜上市,随即遭遇假货风波,合伙人互相猜忌分道扬镳,最终克服困难获得成功。真的太过分了,为了写这个对比,还得浪费我脑细胞回忆。

所以看国产电影需谨慎,不要被预告片和好奇心蒙蔽了双眼,耐住性子等阅读完前期影评再考虑贡献票房也不迟。

在知乎上搜索为什么“Totora”在中国被译为“龙猫”,比较合理的解释是,“Totora”在台湾被音译为“豆豆龙”,Totora 外形像猫,体型庞大,神奇可爱。而“龙”是中国神话中一种富有力量又吉祥的兽类,所以将“Totora”意译为“龙猫”。

我提前组织了翻译语言,晚上解释给 Daniel 听,同时还向他咨询了日语学习方法。他的语速确实较快,不过也暴露了我们自己听力不佳的缺点,唔嗨森。

Day 25

每天早上上班会乘坐两班公交—74 路和 M448,已经持续一个多月了,我总能在固定时间看到三个和我同班车的男人。

每天和我一起在小区门口站台等公交的是一位身材瘦高的银发老人,已经到了使用老年证的年龄,标配是一个斜挎的黑色小包。上车后看到别人给他让座时,他总是坚持摆摆手说谢谢,但拗不过年轻人,最终坐下。我习惯上车就睡,无论有座没座,等我醒来需要换乘时已找不见老人身影,不知道他在哪一站下的车,也不知道他日日清晨出远门做什么。

第二个男人圆脸圆眼镜,胖墩墩很憨厚。每天带着一个黑色公事包和一个粉色便当盒,永远选择坐在最靠近司机的座位,喜欢和周围乘客聊天,特别关心司机师傅的生活。

“师傅吃早饭了吗?多吃点好的。” “师傅你理发啦,贵不贵啊?” “师傅,我发现你剃完头特别像蒋介石。你这样不需要洗头了,晚上回宿舍也不用开灯了。”

公交车行进过程中他还要监督司机的开车速度,这样才能保证他可以按时抵达换乘站赶下一趟公交。我想,司机应该也很需要他吧,这样拥堵的早高峰会显得不那么糟心。

第三个男人会在我换乘公交的倒数第三站出现。稀疏头发的中年人,背着有些年岁的红色双肩背包,嘴里常叼着一根牙签,我总是担心在疾驰急停的公交上他会伤及自己的口腔。他的步履很快,和我在同一幢大楼办公,但不是同事。某次在电梯里遇到,他和同事用英文交流,我猜测他大概是这家公司外聘员工吧。

尽管每天抵达和离开的地方都是固定的,但来往擦肩的人群就像一个个滚动的故事球,装着各自的心事,拼接成彼此的路径。

Day 26

阿玉结婚了。

大学期间交友不多,四人间的宿舍给了我一些安全感。

阿玉个子最高,还有细长的手指。是乖乖女模样,但偶尔也会释放骨子里的小恶魔。

阿玉是个花痴的少女,最喜欢崔始源。也是懒人,爱宅在宿舍,唯一能让她迈出大门还乐此不疲的只能是约会。

阿玉爱吃肉,特别是大排,每次去食堂二楼打菜都会在窗口小声喊大排,如果她发现阿姨这次给的大排太小,她就再也不去那个窗口打菜了。

阿玉才是名副其实的奶茶妹妹,饭后一杯是标配。大学毕业季她拖了一行李箱旧书折价卖,赚的钱全部用来买奶茶。奇怪的是她大部分时候只买珍珠奶茶,然后把黑珍珠一颗一颗地吐到路边草丛里。

阿玉送给我一个花木兰京剧造型小摆件当作毕业礼物,她说那是我在她心里的形象。

303—3寝室成员毕业后第一次聚会在苏州。当我刚找到预定的青旅,就听到一声软软带着拖音的“口十~”,除了室友,没有人知道这个绰号。

我在武汉郊区出差那几天,碰巧得知她休假来武汉游玩,往返两个多小时地铁也要抓住一起吃个便饭的机会。深夜返回郊区酒店时,因为司机不认识路,耽误很久才达到,等我接通网络才知道阿玉留了很多消息来追踪我是否安全抵达。

去年阿玉让我在香港帮她买三四瓶黄道益,她听说这个东西治疗跌打损伤效果好,打算买给她奶奶用。没隔多久,她又让我帮带,说她奶奶体型太大,用得很快。

我们已四散多年,很久没有熬夜打惯蛋,也无法一起看《康熙来了》。阿妞在家乡银行忙碌应付千面客户,我在审计坑里提交一个又一个差旅计划。可这并不妨碍我们说笑吐槽。

聚散有时,再聚不难。

从今天起,阿玉的生活开始了新旅途。

Hope you have a wonderful journey ever.

Day 29

大概是参与微博抽奖活动把我的运气都用完了吧,这次面试结果可想而知。玩笑话。

跟Philip报了信儿,他说回来吃午饭吧,接下来可以全身心准备你喜欢做的事情了。

跟师兄道谢和抱歉,失败也是一种经验,或许是为了遇见更好的机会呢?

其实我该感谢这次经历中自己暴露的很多问题,包括但不限于专业能力不足、思维逻辑性弱,以及英语表达能力苍白结巴。

我还是没有成长为自己羡慕的样子。不过我不再是那个一遇到挫折就哭哭啼啼的小学生了。

抑郁寡欢没有用,沉默失落也于事无补,所以尽快跳出无助于问题解决的情绪泥淖,写下现时短板和目标需求,找到点对点的解决方案,开始一步步纠正和加强。

很感谢吴同学电话慰问,不仅通过吐槽贵司工作的繁重无人性以缓解我心里压力,还帮我从不同方面分析了这次问题所在并提出合理化建议。看来我大学没白读。

其实扪心自问,大道理都懂,却总是少了站在悬崖边的紧张感。Philip 说的对,我是一个有梦想但努力不足的人。这次挫败把我推向了离车流更近的地方,如果再不转向正确启动,那就活该被灰尘淹没了。

潇洒姐常说:“时间看得见。”

Then, I will take it.

Day 30

为了首次香港建筑大巡游,我们俩昨晚按照七喜的要求进行穿搭,以达到今日最佳出镜效果。

深水埗 B2 出口右手边是坤记糕品,我们选了经典款小吃—钵仔糕,它分黄糖和白糖两种口味。口感柔滑干净,糖分低不黏腻,粉糯的红豆混杂其中,多一层味道。老板知道我们要拍照,很贴心的用两根竹叉子把钵仔糕支起来。

靠右行不远处就看到开业于 1909 年的公和豆浆红字招牌,店铺内出售多种豆制品,如新鲜豆腐、豆皮、豆浆、豆腐乳等,隔壁增开的铺头加售肠粉、鸡翼尖、薏仁水等小食。

我们尝了素肠粉和瑞士汁鸡翼尖,五星推荐。

肠粉新鲜出炉,7元4条,10元7条,一条肠粉大概剪至两三段,装入方便盒中,洒上熟芝麻,再搭配“走辣”酱汁,热腾香滑,饱满不腻。

瑞士鸡翼早已被炖煮得软糯正香,浸润在恒温的汤汁中,随时等待被领走。一蚊一个,一个一口,根本停不下来。

所谓的“瑞士汁”,指的是用豉油、香料、冰糖等食材调配制成的甜卤水。关于“瑞士鸡翼”名称的由来,维基百科给出了两种解释:

一说是瑞士鸡翼是起源于太平馆餐厅,由该餐厅的第二代徐氏兄弟所创。一名外地游客到太平馆餐厅品尝这种甜鸡翼后,他便问到一名侍应这道菜式的名称,对方便以英文回答“Sweet Wings”,但因为言语上的误会,游客以为是“Swiss Wings”。

另一说是一名外籍游客到太平馆食午餐,品尝到鸡翼后说鸡翼很甜(Sweet)。对英语认识不深的侍应听错,以为游客说那些鸡翼有瑞士菜的味道,于是以此命名该甜味豉油鸡翼菜式。

跟着手中小吃地图来到第三家推荐店铺—中央饭店,位于深水埗大埔道140号东卢大厦地下一层。这里仍保留香港地道酒楼特色,店铺开业超过40年,装修陈旧但日日满座,早午市不仅有手推点心车,还有点心婶婶现场制作,街坊邻里钟意时常帮衬。我们盛了一碗皮蛋瘦肉粥,看粥的品相、搅拌的粘稠度以及入口的绵密感,就知道普通人家绝对熬不出这种火候。

下午三点的午餐选在鰂魚涌祐民街16號地下的大利清汤腩,七喜的倾心之选是牛腩饭。牛腩切成整齐一致的粗条状码在碗里,藏身在牛腩之下的是两大块白萝卜,清甜无渣。

牛腩多瘦肉,但是入口惊觉肉质柔软,轻嚼两下便滑入喉中,肉香回甘,令人留恋。

集中说完了美食,该轮到介绍这次走访的建筑群了,可移步至《香港建筑大巡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