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进行曲 D1: 落地最远的大陆

夜里三点多的飞机,困得我眼睛都睁不开却还未开始登机。对面坐着的小男生吧哒吧哒在啃小小的辣鱼干,特别香。可我没有带零食,所以无力还击。

说实话快饿扁了,手边只有一块便利饭团,那可是我的早餐。快让我登机睡觉吧。

02:50 终于落座,套上颈枕,戴上眼罩,盖上大围巾,好好睡。

飞机在清晨七点落地,夜里睡得不好,亚航飞机音乐一直很带感,座位空间小且垂直,颈枕枕了脖子,就帮护不到腰,瞌睡着到天亮。

落机、换乘、过安检、候机,一路上熟门熟路,毕竟是第三次来吉隆坡机场转机了。跟家人报平安后,开始啃从国内带来的饭团,终于开始有饱腹感。

转机的审查挺严格,工作人员拿着小灯检测护照真假,还问道去哪儿呀?呆多久?哦,打工度假呀,找到工作了吗?这时路过一只小小孩,偏头对我一笑,特别甜。

机场 Wi-Fi 很给力,直到登上飞机还能用。八列 N 排的大飞机空间足够,睡起来也舒服很多。如果坐累了就站起来走动一下,两条过道都挺宽敞。

15:25 落地,这才意识到自己从没到过这么远的大陆。

珀斯机场

机场不大,穿过一间免税店就根据志愿者指示走自助或者人工安检,然后递交黄色入境单。如果填写有不明白的地方可直接问工作人员。第二道安检是查验行李,根据不同的入境身份和目的走不同通道。我经历的安检程序是警犬负责的,挨个闻过我的行李箱、双肩包,最后停在我的手提袋旁。工作人员打开我的手提袋搜寻了一阵,问我之前有没有放食物在里面,放了什么食物,食物什么馅儿,还问我啥时候吃掉的。我都一一回答了,工作人员说她的小伙伴大概就是闻到食物残留的气息,才会停在我的包旁边。真是虚惊一场。不过澳洲对作为独立大陆的生态保护可见一斑。

出了机场在路边公交站台等接机的小伙伴 Y,他也是我此行碰面的第一位 WHVer。作为免费接机的交换,我帮他从国内带了一个墨镜和两包烟(根据当地规定入境最多只能带 50 根烟)。

等接机

Y 四月来到珀斯,随后在一家工厂工作。我问他开车还习惯吗?他说自己在国内开车开久了,来这里需要改很多坏习惯。这边副驾在左,人们开车都不急,也不按喇叭。如果是新手,可能更快适应。我还问了他工作和住宿情况,他合租了房子,也会做饭。今天加班间隙请假把我从机场接到住处,我还挺不好意思,因为加班工资 1.5 倍呢。

我跟他说过几天我就去雪山工作了,他说他有个朋友也要去雪山,好像也在我住的背包客栈,叫什么维多利亚鹰?我说哎呀,我前两天才认识她,这次就是和她一起去呢!咋这么巧呢?他说是啊,我们很早就在微信认识,一直约吃饭却一直没见着……

其实 Vicky 叫“维多利鹰”,却还没透露名字背后的故事。她是我认识的第二个新朋友。入住后的晚餐就是她邀请我一起吃的。青旅住宿就像大学宿舍,有公共厨房,大家各自烹制不同的食物,热闹干净。当晚 Vicky 出原材料,我出劳动力,做了羊肉粒炖白菜、培根炒芦笋。说实话,尝了米饭我才开始想念东北大米。

公共厨房

做菜间隙看到隔壁的台湾男生在做白汁意面,程序特别多。煮面沥干,再放黄油、牛奶、芝士融化并不断搅拌,接着放土豆、盐粒、胡椒粒……我看不下去了,因为一定特别好吃,所以诚恳地向他请教做法,男生害羞地回答了我所有问题。其实我的性格不外向、不善言辞,好在有美食作为突破口,并且我确实很想了解如何熬奶油白汁,这才鼓足勇气开口问。幸运的是遇到了乐于分享的人。

吃完回住处码字,珀斯给我的第一印象是安静。机场、街道、住处安静又整洁,人少、天凉又平添一份宽阔空间。因为安静,所以有很多时间用来看和听,然后思考、记录。很可惜第一天飞行太累,在床上用手机码字没一会儿就睡着了……再醒来已经是第二天清晨六点,以上一半文字都是后补的。

期待第二日的遇见吗?

安静的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