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进行曲 D11: 今天赚大了(一)

天天 Day Off,活动不重复。今天的故事太长,所以分两部分记录。

Omeo 小镇距离 Dinner Plain 四十三公里,每周三、五、七有巴士往返,车资 10 刀。

十点钟坐上巴士,司机 Colin 是位说话轻声细语的和蔼老人,全车只有我一位乘客,尽管我坐的离司机最近,可不知道该不该和他聊天,所以又陷入“他问我答”的怪圈。Colin 听我有美国口音,问我来自哪儿,我说来自中国,但是发音是在大学时有专门练习。他听后立刻告诉我,Omeo 有个“中国城”,当时人们是为了淘金而来到这里的。现在小镇博物馆还保留了当时中国人留下的很多器物。我既惊讶又感到亲切,但更好奇古代中国是如何与这片小镇连结的。

我问 Colin 这里可能看到袋鼠吗?他说动物们大多藏到路两边的深林中,有袋鼠、小熊、鸸鹋等。如果运气好,或许可以看到它们在路边等候。

路上风景静谧,远山起伏、道路延绵,一段丛林一段原野交替出现,成群牛羊散落在山脉间,零星牧场小屋忽隐忽现,它们可是澳洲最高的不动产。忽然 Colin 把车停住了,招呼我往路的右边看,一只小小的袋鼠独自站在路边,接着一蹦一跳跑到对面的树丛中。Colin 说这是 Wallaby,一种中小型袋鼠。很巧的是我在一首名叫《Willoughby Wallaby Woo》的儿歌中听过这个名词,现在竟然见到它鲜活的样子。巴士继续向前开,路两边经过不同指示牌,这里小熊会出没,转弯注意袋鼠跳过。还有显示森林防火等级的转盘,现在指针落在最安全的绿色区域内。

半小时后,Colin 把车停在游客中心门口,下午四点还在原地接我回 Dinner Plain。我留下了他的电话,以防自己在小镇迷路。游客中心今天碰巧歇业,我拿不到地图和推荐目的地资料,只好先漫无目的游走。

先看到一个红砖房子,走近才知是法院,入口处放了几张黑白打印的宣传单。门已上锁,但门铃上的字条写着“如果有事,可按门铃”。我按了两三次,没见有人来开门,只能悻悻离开。

午后小镇异常静谧,街道上一个人影都没有,我在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马路上晒着太阳,忽然想起 Estelle 提起过她爹在这个小镇上有个咖啡馆,发短信问她能否告知店名。“Twinkles”她回复,原来就在小镇入口处。咖啡馆很漂亮,屋内有壁炉、照片墙、手写菜单以及琳琅满目的小巧手工艺品。Estelle 的父亲看起来很酷,来往的小镇朋友都是自主操作店内咖啡机,不用他招呼。大家冲完咖啡后会将钱放到收银台,随后相约到室外谈天。剩我一个人在室内发愁,这个长约 200 米的小镇主街两侧店铺本来就寥寥无几,恰逢星期天全都休息。我不会如此不幸运的花个车费跑到四十多公里外的咖啡馆坐一天吧?

想想又重新走向法庭那幢建筑,再次按响门铃。这时从草坪远处跑来了一只狗,身后跟着一位穿着蓝色短袖的老人(再看看我,穿着羽绒服、裹着大披肩,真是弱不禁风啊)。

“有什么可以帮到你的吗?”老人问。

“我想参观这栋建筑,可惜门锁了,大概今天休息吧。”我有点沮丧。

没想到这时,老人取出钥匙打开门招呼我进去。原来他就是工作人员啊。老人的蓝色短袖是工作服,上面绣着他的名字“Jeff”。

Jeff 问:“你从哪儿来?到这儿做什么呢?”

我说:“我在 Dinner Plain 上班,趁今天休息有班车,就来这里转一转。”

Jeff 随后拿出好几张路线图,介绍了三四处值得游览的地方,末了问我:“你有车吗?”

我说:“很遗憾只能靠双腿走了呢。”

他说:“那怎么行?要不你先在这看看吧。这个新的法院始建于 1893 年,它的前身在这栋楼的后面。每年会举行两到三次的庭审。这栋公共事务建筑是研究澳洲典型历史建筑的素材之一。”

Jeff 边介绍边给我放影片。我问 Jeff 能否在这里拍照,他说:“没问题,随便拍。来,你坐着中间,我给你拍。不过得先教下我怎么使用你的手机。”

我开心坏了,赶紧跑到法官大人的席位上坐好。Jeff 端着手机半天没反应,后来告诉我黑屏了。我这才想起来手机没电了,赶紧插上充电宝。Jeff在一旁看着很是惊讶,他以为弄坏了手机,更惊讶原来还有随身电源可以充手机。我把充电宝和手机一齐递到他手上,重新跑到主审位置端坐。Jeff 端着手机还是半天没反应。我问他怎么了,他说好像拍了很多张,但又不确定。我跑过去看了下手机,这一会儿时间他大概连拍了四十多张。我跟他解释,我关闭了闪光灯,让他感受不到拍照的间隔,很抱歉。同时由于按键灵敏,长按很容易连拍几十张。他哈哈大笑,原来如此,这个手机可真好。

我突然很想和 Jeff 合影一张,举起手机后,Jeff 一惊:“哎呦!是自拍啊!哈哈哈。”

我们边聊边走向门外,他说后面的博物馆东西很多,还包括当时中国人在这里淘金时留下的许多物件。我说我就是中国人,持有打工度假签证,将在澳洲生活一年。他有些诧异,随后拿出一个笔记本,指着几行字“恩流海國(歲次壬申孟冬吉旦)”、“正气昭彰(沐恩弟子陳頴川堂酧)”说:“博物馆里收藏了几个中国牌匾,可是对于牌匾上的文字,不同的人给出了不同解释,我也不太明白。”看着这两句话,我哪里翻译得出来,好在前人有尝试在这两句话旁边写了一些解释,我只能告诉 Jeff,自己认同这些解释。

Jeff 说他有两个女儿,在与我一般大的年纪时,她们从墨尔本出发,一个走水路经香港去到英国,一个从陆路通过画画售卖、打工攒钱直到抵达芬兰。他说年轻人出去走走是好事。

经过草坪走到博物馆,这里真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Jeff 说屋里原来一团乱,物品东倒西歪堆放,和他现在住所的以前容貌一样。

他的家在 2003 年之前位于距离 Omeo 小镇几公里外的村庄,他花了四年时间建起两栋属于自己的房子,还养了牛、马、羊等。可是 2003 年的森林大火仅 20 分钟就将这一切摧毁了,剩下他、一匹瘦马和两只小猪。他说他没有力气再另起一栋了,随后搬来 Omeo 小镇住,当时法院后面的旧警署房屋空置,他重新整理之后决定住在这里。

Jeff 先带我看了存放所有中国物件的角落,这里有牌匾、灯笼、拓印、酒壶……说实话,我感觉特别温暖。几百年前,大洋两端不同的国度在这个高山小镇有了交汇,并对这里的开发做了小小贡献。几百年后,远方国度的后人来到这里看着那些曾经使用过的有东方标志性图案的物件被整齐陈列和保护起来,心里很感动。

这里还收藏着两个旧时电话机,Jeff 说小时候看他妈妈用过。当时村里只有一条电话线,如果是村尾的那户人家需要接线到调控中心,那么这条电话线上的所有用户只要拿起电话机就可以听到这户人家的通话内容,这也太有意思了。

Jeff 接着介绍了这间屋子里他最喜欢的一幅画,如下图。

他说他第一次看到这幅画的时候就觉得哪里不对劲,询问了很多人都说不出所以然,直到某天他在网上看到和眼前这幅几乎一模一样的画,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他拿着打印出来的黑白图画让我对比,“玩找茬儿啊。”我心想。有了对比不难看出,左一、左二人物中间那坨黑色在原画中是另一人物画像。

Jeff 说直觉告诉他,这幅画一定有问题。最后发现为了掩盖一些事情(特别遗憾,在他介绍作者创作这幅画的背后故事时,我没太听明白……),画中原本站在左二位置的人物被黑色涂料遮盖住,但是仔细看可以发现左一人物肩膀上还留有手掌印没有涂干净。“毕竟当时制图技术不像现在 Photoshop 能够完全隐藏不露痕迹。”Jeff 解释到,也为他发现的蛛丝马迹而高兴。

其实这座博物馆原来是法院旧址,大法官的居所和办公场所合为一体。后来因为小镇人口增长带来的事务增多,为了方便办公,新盖了一栋建筑,也就是我们参观的第一处场所。

大法官的卧室和客厅被完整地保留下来,洁白的被套单独摆放在玻璃陈列柜中。Jeff 说这套雪被每年大概需要清洗两次,清洗后晾在竹竿上,在太阳的照耀下你甚至可以看到被子上的“雪花印”慢慢舒展开,就像花朵一样点缀在被子上,非常美。

博物馆里每个物件都有标签和说明,这些都是 Jeff 自己打印、制作并粘贴的。我问他,这里每样东西是不是都是原件。他说:“当然了,没有复印件。因为我想当隔壁学校的孩子们来这里参观时,通过触摸这些物件获得最真实的感受。”

他说平日自己都在办公室收发邮件、整理资料,如果有人前来按响法院门铃,他在办公室就会听到,然后让他的搭档——那只小狗先出门看看,如果狗没有回屋,说明有客人在外面,他这才出门。

“我不会总是在法院这守着,毕竟办公室还有很多事务需要处理。所以如果前来参观的人们能够仔细阅读法院门前的说明,按照宣传单上的指示路线参观,不一会儿就能走到我办公室。到时我再出门也不迟。更何况按了门铃,我是可以听到的。”Jeff 说道。

“如果再有两个人协助就好了,这里需要补充的信息太多。我还想申请一间新屋子,把库房里的其他物品也摆出来。”Jeff 缓缓走出博物馆,低声说着。

不过,他也总是说:“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4 Comments

  1. lawchingkong June 23, 2017

    “姐夫”人很不错哦 哈哈

    • Philip Ye June 23, 2017

      敬请期待第二部分。

  2. Philip Ye June 23, 2017
    • Linda Ye June 26, 2017

      是不是很有意思!Google有说这个图片背后的故事吗?

Comments are Dis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