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进行曲 D9: 和你一起工作很开心

开工第二天,Estelle 说她早上醒来一想到今天又可以跟我们一起工作就很开心,外国人就是嘴甜,让我们俩女生连连点头回应:“哎呀!我们也是!我们也是!”

分工照旧,Estelle 和我铺床,Lily 清理浴室,随后再分别清洁厨房、用吸尘器清洁地毯、拖地板。

铺床间隙和 Estelle 聊了很多,关于生活、选择以及八卦。她有作为母亲勤劳负责的一面,也有作为爱人调皮勇敢的性格。她的女儿从三岁开始就跟着她滑雪,现在的水平已经超越她了,而且小女儿更想每天都滑,“这可是需要很多钱的。”她边说边用手做出数钱的动作。

午饭时间 Estelle 与我们分享了她做的通心粉。早上离开家门时她男友问她,“你平时没吃过这么大份量的午餐啊。”“我要和我的女孩儿们一起吃呢。”她一边往我们盘里拨通心粉,一边得意的笑着说。

她说现在的网络可真好,你想吃任何食物都可以通过谷歌查到菜谱,然后取其精华,烹制出个人独特口味的食物。“你们吃韩国泡菜吗?哪天我做一些送给你们吃。”Estelle 是一个贴心又快乐的妈妈。

我们每清扫完一栋房子,Estelle 都会短信告知老板开始和结束时间。她说她不太弄手机,所以有时候会被女儿嫌弃老土,因为她们说年轻人都是双手打字,而她是用一根手指一直点点点。“不过我小女儿可是个扫地小能手,我有时会带她来工作地方一起干活。前几天忙到没时间休息和做饭,就把她放我朋友那里托管,现在我很想她。”天下妈妈都一样呢。

今天进度有条不紊,利落有序,不会累到抬不起胳膊,扫完六间还能留有余力,比第一天开工的状态好很多。后来我们分析大概是第一天不熟悉流程,需要用脑记忆、回想,还要调整慌乱的动作,这些都得花另外的精力来适应。作为奖励,每结束一栋房屋的清扫,我们都有空吃颗糖,以及时补充能量。

而且没想到我们需要清洁的最后一间屋子是帮助完成虾饺那组的任务。悲催的是,进屋才发现这是今日体量最大的一栋,三层楼包含三个洗手间、七张床,整得我们一个半小时才完工。摸出手机,收到虾饺发来的信息,说她们今天累屁了!终于轮到她说这话了,体验了铺床和厨房清洁的增加内容,她们变成了我们第一天的“精疲力竭”。

一只会打字的虾饺

回到库房卸货整理完,Estelle 亲切地封我和 Lily 为“铺床第一名”和“清洁女王”。期待下次合作。

然而……

晚上收到老板通知,我两天后才有班。做一休二,这不科学。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