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进行曲 D13: 新朋友

雪山工作小组微信群是大陆青年在澳洲打工度假群体的线上咨询分享的功能性小组之一。大家在这里分享雪山工作招聘、租房、滑雪装备租售等信息。

之前的文章有提及一般雪山工作在六月初就结束招聘,随后会有零星不定时的空缺岗位招聘。当时虾饺一行四人有个女生突然提前回国,所以就让我捡个漏上了雪山。

虾饺前天晚上在朋友圈发现有人在 Dinner Plain 拍了很美的星空,今天趁着大家都休息,便决定上门取经。他们离我们住处不远,是受雇于另一家公司的房屋清扫团队。八人合租一间大屋,包括:大陆、香港、台湾和智利人。关键人物坡坡,也就是拍星空小能手正在做午饭,另一位来自东北的男生 Parker 是气氛焦点,喜欢用他新学不成调的粤语介绍来自香港的“旺角一姐”。

互相交换了信息才发现,大家近期都赋闲在家。八个人的活动就丰富多了,打牌、拼图、玩游戏,不过狼人杀游戏的组局人数还是偏少,总是一轮就结束。我们赶紧请缨说:“下次组局喊上我们呀。”

我们约了坡坡晚上一起去拍星空。下午混在他们屋子先玩“干瞪眼”,新手总是先赢很多轮,比如虾饺。后来我说:“教你们玩‘掼蛋’吧。”随即将这个从江苏发源的扑克游戏打入了“东北市场”。可我太久不玩,规则忘了七七八八,弄得大家是每晋一级后,又突然被我插入一条新规定。

合伙做晚饭,我的“红烧鱼”仅用了酱油烹制,虾饺的“土豆炖鸡腿”依旧很受欢迎,我怀疑她打算带着这道拿手菜走进千家万户。做饭间隙,Parker 和台湾女生玩她们的游戏,“世界首都有哪些?”“北京!”“伦敦!”“雪梨!”……“雪梨是什么?”(台湾人对悉尼的称呼)尽管是个幼稚园游戏,但节奏很重要(偷笑.jpg)。

晚上八点出门拍星空,我回屋加了厚毛衣、羽绒服、两条裤子以及裹上围巾,怕冷程度可见一斑。选景、避光、放稳三脚架,有了坡坡的尼康 D810,我们其他设备都撤下,专等他的拍摄效果了。计划拍一小时延时,为了避寒,我们沿着周边小路来回散步聊天。坡坡得知我们明天要下山去 Bright 小镇采购,提醒我们记得带行李箱,因为一个 28 寸行李箱大概只能装下单人一周的食材。

三人做伴,夜间摄影不会显得过于寂静。在这里,抬头可见星河,大颗小颗的都争相闪烁,或抱团或独立。记忆里只有小时候在家乡的夏夜可以看到这么美的景色,那时一入夜,大家都会搬出凉床放在公共院子中,没有路灯,就用满天繁星照明。大人们摇着蒲扇聊着天,小孩子拿着玻璃瓶去草丛中捉同样闪烁的萤火虫。过不去的时光,留不住的自然。

延时拍摄可以呈现星河流动的状态,很激动也很敬畏。谁都渺小如微尘,若能认真戒掉膨胀的内心和狭窄的视野,我们便能少做一些后悔举动。

收起三脚架,坡坡说后期剪辑的视频要等到第二天才能发给我们。无论如何,谢谢你啦。

以下就是坡坡剪辑好的视频(来自坡坡 Instagram):

Comments are Dis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