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进行曲 D18: 临时工登场

没想到原本只安排周六上班的我,竟然连上三天。

吃早餐、看书、写明信片,还打算上午追赶两篇日记。谁知道九点半收到老板信息,问我如果今天不忙的话,能否十点半加入虾饺她们队伍一起上班。我当然乐意,但一想还没准备午饭呢,赶紧把青椒、土豆、胡萝卜和鸡肉全部切丁混一块儿炒,所幸昨天虾饺煮的咸菜玉米粥还剩一碗,因为过于浓稠,完全可以当饭了。

见到 Sara 才知道今天要完成十间 RAMADA 酒店旗下房屋的清洁工作,其中六间必须在下午四点前完成。而依据规定,酒店办理退房最迟上午十点,办理入住最早下午四点,所以无形中压缩了我们工作时间、增加了工作强度。这么迫切的任务,怪不得要增加人手。

又是需要自己扛床单等物品包,Sara 开了辆小货车以便有足够空间装下所有打包好的物料。可恶的是又下雪了,地面湿滑,所有东西都不可以落地拖着走。我甩了一个大包到后车厢就抬不动了,干脆爬到后备箱帮忙整理东西好了。


一米七的 Sara 才25岁(没人看得出来她这么年轻),做事风风火火。最早分组时,她点名要虾饺,因为需要一个和她一般高、力气不小的人帮忙搬东西(虾饺心里苦)。

第一次和 Sara 合作,果然如同虾饺所说,她很爱事先做明确分工,但是不算自己的份。

“Linda,你平时和 Estelle 合作都负责什么?”

“铺床。”

“啊噢~那你知道怎么清洁厨房吗?”

“我知道,也做过几次。”

“那就好。因为我和 Vicky 已经搭档铺床很久了,配合很好。所以我和她继续铺床以及清洁地毯。你负责厨房和拖地,Sting(虾饺)你还是负责清洁浴室。大家动作一定要快,完成各自工作后立马把东西搬回车里,我们就接着去下一家。”

做完两三家我才摸清 Sara 工作套路。

她不习惯我们互帮互助,也就是谁完成个人任务就可以先出门等着。因为有栋房子里的厨房很干净,我很快清洁完准备帮忙翻椅子到桌上以便 Vicky 稍后清洁地毯时,Sara 喊我下楼。我问是不是和她提前去另一个屋子做清洁。她说不用,你先下楼等着。什么!?我没听错吧。

Sara 每次进屋第一件事就是把窗帘拉下来,若是谁帮她还会被说“快去干活,拉窗帘的事我来就好”。

Vicky 说她忙了一天终于发现我的加入只是减轻了 Sara 原本就量小的活儿。她该干嘛还是干嘛,从铺床到推吸尘器,差点抬不起胳膊。因为整栋屋子的地面都需要先用吸尘器清扫,然后才用拖把将除了地毯覆盖以外的面积(厨房、浴室、客厅)拖一遍。

当然每次完成任务,Sara 都会盛赞一轮我们的工作:“做得好!”“完美!”“你们太棒了!”可我们只想休息。

最后还剩两个房子时,已经下午五点。天黑后雪下得更大了,后备箱的物料都铺上了薄薄的冰霜,风呼呼吹得眼睛也睁不开。Sara 还在亢奋的情绪中问我们:“仅剩最后两间房了,你们是想休息半小时还是继续干活?如果加油干,我们一小时后就能回家了。如果想休息也没问题,只不过要延后半个多小时再回家了。”我在 Sara 身后听得直翻白眼,决定赶紧干完活儿回家。Sara 好像瞬间找到了同盟者,说:“我赞成,这样大家就能早点回家了,对吧。加油啊!”

其实我做这个决定最大的考虑就是之前和 Estelle 约好五点见面,谁知道临时给我安排了工作,活儿还这么多。更不可言说的是,留家里招待 Estelle、她女儿和她男朋友的是字典里完全没有“下厨”两个字的 Lily。再等我们下班后烧菜,最早也要七点才吃上饭。

此刻,虾饺拿着两支沐浴液上楼的步伐已经异常蹒跚了,真是替她又好笑又好气。因为我清洁的厨房一般都在二楼,她负责清洁的洗手间一到三层楼都可能有,所以得不停地跑上跑下。

顶着寒风终于到自己屋里后,一边跟 Estelle 说抱歉,一边和虾饺马不停蹄分工烧菜。Estell 说你们别急,先缓缓,大家都来喝口汤暖和暖和。奶油鸡肉蘑菇汤真是太好喝了!我们词库里根本没几个表示赞叹的英文单词,只好不停地竖大拇指。

在有限的食材里也没翻出新花样,快手弄了四个菜,保证足量就好。最后虾饺的胡萝卜炖鸡腿完胜,瞧把她给乐得,傲娇指数直线飙升。

不过压轴食物是 Estelle 亲手做的蛋糕,小甜姐 Flayer 一听可以吃甜点了,立马凑到冰箱前面说,这是她最爱的东西。特别可爱。

更贴心的是,Flayer 在他们临走前特地告诉她妈妈 Estelle 一定把奶油汤和水果蛋糕留在这里给我们吃。我跟她说,任何时候想吃中国菜,都可以让妈妈带她来我们这一起吃晚饭。

赚了 7.5 个工时和丰富晚餐,这样看来累一天也值了。

2 Comments

  1. Philip Ye June 30, 2017

    很想知道晚餐时的合影是谁帮你们拍的?从角度看不像是三角架。

    • Linda Ye August 22, 2017

      来自虾饺的三脚架

Comments are Dis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