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进行曲 D29: 今早有白粥

早八点邀请坡坡一起吃早饭,想想挺搞笑。怎么还有请人吃早饭的呢?

煮粥的隔层蒸着烟熏肠,搅拌均匀的湿面粉混合细碎芹菜叶和新鲜鸡蛋,随后入煎锅。面糊遇热生成的气泡相继膨胀又破裂,蛋饼从软绵到金黄再到松脆,继而十字切割、出锅装盘。

白粥配咸菜,辣酱涂蛋饼,仿佛坐在家里冬日餐桌前,呼噜噜一碗下肚,暖呵呵地出门上班。

食物面前,坡坡的对角线构图拍摄无疑是今日最佳了。再加上“一顿饭换一个 Wi-Fi 密码”,好像是我们比较赚呢。

太阳出来了,风吹云动、枝摇叶落,裹上大围巾走在持续降温的晴朗空气里,看着滑雪场上下流动的迷彩队伍,“畏寒”依然是我对冬季最主要形容词。

Estelle 午餐是方便面,加水泡面再放微波炉叮一叮。牛肉吃五成熟就算了,泡面也能这么整?Estelle 说她喜欢这种中国面条,大包装便宜又好吃。我很想跟她解释中国面条可比方便面好吃多了,细面、宽面;拉面、挂面;拌面、热汤面……等我做足了功课,买到了面条,煮个西红柿鸡蛋清汤面给她时再慢慢说。

最近中国版《深夜食堂》以完全反面教材的形象唤起了大家对中国传统食物的保卫情感。铁锅长勺、大火炉灶必须搭配不断窜高的火星和汗流浃背的师傅,闷热夏夜翻滚着雷声,也炙烤着羊肉串;冒气儿的啤酒冰镇冒烟的嗓子,一人独享一群人的聒噪……胃总是很诚实地告诉我们“家在哪儿”。

三点半收工,回屋做完手的护理后便摊开书来读。纸质书一直是位隐形的好伙伴,任何坏情绪来袭时,都可以通过触摸它提醒自己还有更重要的事做。它有力量化解躁动、教人专注,还告诉我“笨鸟先飞,别怕晚”。

夜里十一点了,晚安。

Comments are Dis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