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进行曲 D27: 想吃辣的

度假村里的小型雪场越发热闹了,从清晨到日落,身穿漂亮滑雪服的孩子们一波接一波来这里玩。亮灯的度假屋连成片,翘起雨刷的汽车排队停靠。RAMADA 酒店继续拿下两个新屋子的租售权,转而变成我们的清洁任务。

新成员 Rebecca 是学室内设计的大二学生,黑发白肤、说话轻柔。当聊起专业学习时,再次被问到“内部审计”是什么,其实让我用中文都未必能解释清楚,英文组句磕磕巴巴也得说。看来自己急需通过 Google 对专业词条进行背诵和扩展了。

储藏两周的食物仅剩 5% 的补给能量,这正是泡面大展身手的好机会。由于排班太满无法及时跟车去 Bright 小镇采购,老板见此给我们出了三个主意——通过蔬菜网站订购蔬菜和鸡蛋、致电 Bright 小镇 IGA 超市预定食材并送货上门、去度假村里的超市买(闭着眼睛都知道有多贵)。

我试着打通 IGA 超市联系电话,电话那头的小哥告诉我,不仅送货没问题,可提供的食材也很丰富,不过需要我先提供采购清单并邮件给门店主管。

澳洲人口与中国人口不是一个级别,所以高山上的资源补给方式也就有明显区别。

写日记间隙刷了下朋友圈,发现小黑的新疆米粉拿下了“高校夜市争霸赛”的冠军,请在上海的朋友们一定要去“小喜田”这家店尝尝啊,每款米粉都是招牌,信不信由你。不能细想我第一次去店里吃米粉的味道,太折磨喜好热辣情绪的胃口。最近几十天我的嘴里都淡出鸟来了,即便只是用油盐炒菜,也会被讲究的同事 S“说教”——清蒸蔬菜才不会破坏其本身营养。我不管啊想吃外婆牌豆腐乳、腌豆角、腌萝卜……

雨加雪接连下了两天,湿滑地面让人心情不是特别美。屋里冷起来了,在壁炉中搭起井字型细长木头架子引火,屋外码整齐的柴火被雨水打湿了一半,挑了四五根幸存干爽的木头进屋摞在壁炉里。“噼里啪啦”一阵火星子跑在前面,火苗接着从缝隙里探出头,随着与空气接触越多,红通通的火光开始变得更旺盛了。

临睡前收到通知,明日工作时间再次从中午十二点提前到早上九点。第一次连续工作四天,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