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进行曲 D38: 天黑了,刘博士

每天都会拍早餐图纪念,今早却因为专注给虾饺解释关于刘晓波的事儿,完全忘记,直到还剩几粒豌豆时才想起来。

大清早 Philip 特别生气地说,我们网站被 GFW 墙了,大概是发在 Instagram 上的图片被抓到关于 ShadowsocksR 的信息,目前网站只能在境外访问。这都什么玩意儿,又是回到六十年代的节奏吗?天黑请闭眼。

昨晚梦到去外婆家吃饭,特别多菜,感人的好吃。我还请求将最后吃剩下的所有菜打包回度假村,给虾饺她们尝尝,记得最清楚的画面是那一大盘炒熟花椰菜,以及地上装着四五颗生的花椰菜的盆子。

都怪四阿姨,外婆在上海的这些天,她们天天烧好吃的发群里共享,就在昨天烧了一盘花椰菜!都说睹物思人,我只会睹物思物。

在盖满积雪的台阶上摔了个屁股墩子,特别巧的是正好有三五人经过,呲~呲~duang~滑了俩台阶,最后一屁股坐下,惊的路人停步转头连问我好几遍“你没事儿吧?”

这就尴尬了,其实我很不想承认腿短加上穿了两条裤子,摔得痛感就像在屁股上扎了一针,揉揉就好。赶紧自个儿站起来,朝大伙儿笑着说“谢谢!真没事儿。”

老友记有一集讲到 Phoebe 为了保护猴子不被抓住挨了一针麻醉剂,她从麻醉剂效用消退后醒来,感觉不到自己左半边屁股,形容它是睡着了。故事结尾,Phoebe 在和朋友聊天时突然跳起来说,天哪,它醒了!我的屁股醒了!

深夜里,我们网站又被解封了,看不见的墙令人作呕。

听说明天有 Free drink,祝我们好运。

2 Comments

  1. Philip Ye July 17, 2017

    可以啊,这是篇爆款文章,点击率一夜升入 TOP3,仅次于《敏感的自由》。

    • Linda Ye August 22, 2017

      深知道阻且艰。

Comments are Dis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