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进行曲 D39: Fxxking Crazy Day

从早九点到下午五点,一刻没停,轮流午饭,就这样还不停被老板变相催促说客人在等着了。每个人都在平日干活的速度上乘以二的时候,就我老出岔子,关车门时整个人滑倒,铺被子时撞到挂在墙上的电视机角……昨儿摔了个屁股墩子,今儿摔个四仰八叉,气死我了。

但请各位放心,一点不疼,毕竟重心低、衣服厚以及有肉垫……

既然最早 check-in 时间是下午四点,客人早到的话要么跟其解释明文条款,要么多雇人来清洁咯。唉,偏偏关键时刻还炒人鱿鱼,搞不懂。

昨晚发现眼镜上断了一个鼻垫,几个月前才刚换的,而且出国前也不知道怎么没想到,竟然没有带备用眼镜。心想不会要熬到九月下山才能装新鼻垫吧,在屋子里绕圈找替代品,最后决定剪一段创可贴的胶布把鼻垫粘上,总比接触光秃秃的金属物要好很多。

后来托虾饺的福,联系了朋友 J,他下周二上山帮我带俩新鼻垫换上,太感谢了。

用新买的普通面粉重新做芹菜叶鸡蛋饼,一口吃回在家的感觉。因为上次使用的是虾饺错买回的蛋糕制作专用面粉,煎出来的鸡蛋饼口感蓬松。后来问了一圈哪种包装的面粉可以用来做饺子皮,确认是“Plain Flour”,今晚一试,口感果然很家乡。如果有新鲜辣酱或者豆腐乳涂在热腾焦黄的蛋饼上,那晚上一定又会吃撑的。

看来胃口在哪儿,家就在哪儿。

临睡前发现上一篇平淡无奇凑字数的日记被秒删,未知的关键词告知我们嘴巴用来吃饭就好,说那么多话干嘛呢?

Comments are Dis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