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进行曲 D4: 凑热闹就去 Fremantle 市集

早起退房、寄存行李,恋恋不舍中餐,所以吃了自制的午饭才出门。其实我没有想到自己会在抵澳的第三天就开始非常想念中国菜,更确切的说是住家饭。对蔬菜的迫切需求、对香甜软糯大米饭的记挂让我不得不每隔四小时就回一趟住所炒菜煮饭喂暖自己。

前面说到的粗粮面包我很喜欢,但感觉吃进去的面包总是绕过胃,从其四周滑进身体,所以没有热饭菜,吃再多也依然留着一个空荡荡的胃跟我四处晃荡,这个感觉很新鲜。

回到我的行程,午饭后到车站买票去 Fremantle 小镇,又是自助售票,没看懂各种票价规则,只好请警察帮忙。警察详解了各种票价用法,也帮我选好了优惠搭配,末了还补充道:“我有一双和你一样的靴子噢!”

Fremantle 是西澳的港口城市,建立于 1871 年,占地 19 平方公里,以海运历史、英国殖民地和维多利亚式建筑出名。该小镇距离珀斯二十多公里,可乘船、自驾或者乘火车到达。4.6 刀的车票限时两小时内往返,如果两小时后才返程,则需要重新买一张。尽管无安检无验票,但是不要有侥幸心理噢。一旦被查到,重罚不说,还丢人。

车站

抵达时天朗气清,双休日小镇中心开放的市集吸引了最多人。Fremantle Market 创办于 1897 年,在一座维多利亚式平层建筑里汇集了当地包括手工艺品、特色食物、鱼肉水果等众多摊位,而市场外驻足着不同的巡回艺人和街头表演艺人给大家带去热闹有趣的表演。还有完全不怕生的动物们跟着凑热闹。

Fremantle Market since 1897

我拿着咖啡转了一圈才在人群中找到座位落座。和邻座一家开始攀谈(其实是他们问我答……),他们是新西兰人,生活在此,两周后计划带着一岁不到的儿子环西澳海岸线北上,行程预计三十天。他们问我之前国内工作是什么,审计又是审什么内容,还问我会不会做中国菜。他们很喜爱中国菜,但是更偏爱动物内脏类的食物。

聊了一通才发现自己的问题在于表达有限、思考略浅,以至于有些问题无法做深入交流,真是惭愧。比如他们问我信上帝吗?我摇头。他们接着问那你是信科学咯?我回答,嗯,可以这么说吧。其实我想转问他们信上帝意味着什么?有遇到过其他暂无信仰的人吗?怎么去理解信仰的选择?可是等我在脑子里琢磨好这些问题,好像已经错过了继续这个话题的好时机,唉。

Market 有多个出入口

Market 内部

告别了这一家人,我跟着 Google 地图去参观 Fremantle Prison。奇怪的是,我竟然选择了一条最远的路,愣是把五十米的直线距离走成五百米的环线,就当多看一些小镇风景吧。

Fremantle Prison 建于 1850 年,当年约 10000 名男囚犯被遣送于此,被迫帮助大英帝国开发殖民地。他们首要任务就是建立自己的房子——囚犯基地,也就是现在的 Fremantle Prison。这里曾经是大英帝国最臭名昭著的监狱,关押了英国囚犯、军事罪犯、外国战犯等。

Fremantle Prison since 1850

该监狱于 1991 年结束运营,2010 年 8 月被列为世界文化遗产。目前已成为西澳最具标志性的建筑景观,每年吸引数以万计的游客到此参观。

监狱的草坪

成人参观门票 20 刀,每隔一小时将会由专业人员组织一次长达 75 分钟的导览。这样一方面保证了参观人数的合理性,另一方面可以听到专业解说以加深对该建筑历史的认识。如果不明白英语也没关系,工作人员会根据你的信息提供对应电子讲解器。所以我就是一边听着专业人员的解说,一边用电子讲解器辅助补充没听懂的信息。

肖申克的救赎既视感

返回珀斯的火车上收到坤儿的信息,她说她有姐姐在珀斯,如果有需要随时可以找她,真是颗贴心的跳跳糖。

幸运地赶上最后一班免费红猫公车回到住处,吃了热饭和热菜,收拾行李去机场候着,准备第二段行程——夜航东行墨尔本。

Comments are Dis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