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进行曲 D52: 两点半收工

中午十二点清洁完第三间房子后,组长说我们还剩最后一个屋子了。

这也太棒了吧!

不过组长又皱着眉坦白说,她很怕刚说完这句话,追加房屋的短信音就来了。

终究是撞见幸运日,下午两点半收工,阳光正好。

踏着树林里深深浅浅的脚印,像踩在松糕上、踩进奶油里,雪粒偶尔会渗入鞋里,冰凉凉的感觉“呲溜”一下便没了踪影。头顶上的枝桠“扑簌簌”坠落一片雪,惊得红羽鹦鹉们齐刷刷飞起寻找另一处结实的落脚点。随手可摘云朵的视野里,天空浅蓝澄澈,风吹云走,依然盖不住刺眼日光。

接到新入职的中国女生,听老板说下周还会有其他人进公司,俩月的忙季,老板做完两天搬运工,终于顶不住要补充人手了。

是日晚餐:红烧猪蹄、洋葱炒肉、芹菜炒肉、清炒瓠子。

瓠子,是虾饺今日收获的食材中最让我惊讶的。为了解释什么是瓠子,我还特地上网查了下,得知是葫芦的变种,外皮呈绿白色,果肉白色,长江流域一带广泛栽培,夏秋两季采收。烹饪时加少量油、盐和水即可,等炒至透明、软化出汁即可出锅。

夜晚,大风吹落雪在屋顶翻滚,偶尔用力过猛推落雪块砸到地上,“轰”一声,以为屋顶被掀掉。所以大雪天千万不能在屋檐下走,或许会被从天而降的雪球砸懵。

总感觉嗓子里藏了只毛毛虫,一入夜就出动挠啊挠,任凭我灌什么都不管用,好生气。

Comments are Dis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