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进行曲 D53: 一颗不成熟的蛋

早上煎了一颗不成熟的蛋。

面包挖洞后放入煎锅,鸡蛋打入面包洞里,锅边洒水,盖上盖子小火焖煮。不知为什么还没焖到我想要的熟度,自己却急忙盖上另一片面包然后翻面,奇怪的是之后无论继续焖多久,连面包都开始焦黄,煎蛋还是不愿变得更成熟一些。

有些事儿过了那个阶段,再追也没法儿补救了吧。

新伙伴 Vivian 加入到 Estelle 和我这组,三人成团,工作总量得到了分摊。组长说由于老板一日只吃两餐,所以总是忘记我们员工需要吃午餐这件事儿。而组长作为成熟的成年人,总是能够为全组安排好“无论如何要吃饭”和“按时按量完成工作”两件事。

这个月手机流量控制得有进步,距离月结日过了 2/3,但流量才用 1/3。这样就能更长时间与 Philip 视频,甚至观看他在屏幕那头的厨房里煮碗出前一丁加个蛋。

没啥感觉又到月末,时间飞走,最珍贵的东西都留不住。既然看不见时间,那就用其他方式记录痕迹,每日碎碎念就像白粥,平淡无奇,无人挂念,但是中国胃需要它、离不开它。

在无事可写时绞尽脑汁,在编排游记时费神取舍,仍处在完成任务而非精益求精阶段,但“每日书”已成为我的生理闹钟,写不停笔,为以后回头看时惊讶“原来我还遇过这档子事儿啊!”羞愧“原来我也有这么小心眼儿的时候。”但愿更多的是感谢流水时间在落笔篇章里溯成了溪流,汩汩不断闪烁着普通又独特的反射光。

Comments are Dis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