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进行曲 D60: 隆冬大雪

来澳洲两个月了,今日还是没能按时交稿。

不能按时交稿的情况通常分为三种:

1) 无特殊情况发生导致无内容可写, 本想看部电影拿影评充数,怎料看完电影又该睡了;
2) 事情太多、玩得太嗨,一落笔写不完,到点睡觉,明日继续;
3) 偷懒。

细想每一条都无法成为正当理由,因为我知道自己有时间发呆、瞌睡、刷手机,却挪不出时间完成“每日书”,就是扯淡。

昨晚梦到数学考了 70 分,拿到试卷傻眼,五道应用题只做了两道,其余漏看。怎么数学魅影现在还缠绕在我脑海中呢?

本以为自己描写下雪的句子都快用完了,见到连夜大雪打造的新世界,还是忍不住多看几眼。雪下得又密又集,一脚踩下去便没过膝盖。铲雪车作业不停,依然比不过下雪速度。


▲ 快找不到我们自住房子在哪儿了

面对雾气深重、寒风不止的大雪天,老板发短信说让我们在家里等着,她派车来接。供职于其他公司同样做房屋清洁的 Jimmy 惊呼原来我们是“皇帝工”,事实真是如此吗?

当然不是啊!该搬砖还是得辛勤不马虎,任凭风吹雪淋,无惧降温迷雾。积雪在不断堆高,工作任务却一丝未减。提着清洁工具走在深深雪地里,比在平地上走路要多耗费三倍力气,风雪直往嘴里灌,尝起来有寡淡的海盐味道。路边等车的孩子们一个个张着嘴巴,对着风来的方向,希冀它可以输送更多的雪花,以便长久回味冬天的味道。

周末永远是忙碌的峰顶,天空忙着泼雪,我们忙着清洁。虾饺那组因为车在雪里被困好几次,老板心疼得赶紧召回 mini,派其他员工的自驾车接送她们以完成在各个清洁房屋的转换。

我们每次清洁完屋子,出门后还得清扫车身积雪。每次摇下车窗,竟然还能看到另一层积雪屏障。辛苦组长开车,毕竟后视镜脱不掉大雪罩子,雨刮器再努力也仅仅扫清一片方块大小的干净视线。方向盘在右侧,但组长整个身体却探到车中央,缩头寻找那块清晰视线方块以便注意不要撞到任何人与物。


▲ 下班到家,积雪已经没过膝盖

折腾了一整天,腰酸背痛,神情紧张,吃根香蕉缓缓。回到自住房屋前,趟过及膝深的积雪,感觉自己仅用大腿在走路。唯一庆幸的是,这里气候干燥,落雪多粉状、湿度低,所以干冷在表面,不会如湿冷般浸入皮肤。更何况屋里持续暖气,壁炉额外供热,不用担心生冻疮的事儿了。

电影《小森林》说,在隆冬即将落幕的时候,总会有一场暴风雪。真的是这样吗?

Comments are Dis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