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进行曲 D58: 谁没付清铲雪费

总以为下过一场大雪,冬天就会过去。起床推门,及靴深的积雪第三次迎面扑来。风一吹,“扑簌簌”落满身。

铲雪车“突突突”前进,带着大象鼻子般的管道抓手,将行车道积雪吸入圆桶,再喷向马路牙子两边的树丛中,一个个小山包从门前鼓起来,驾车行走道路已整洁如新。

Estelle 说大雪天如果看到哪家门前积雪未清理,便可以断定屋主一定没有付清铲雪费。有点意思。

最讨厌临时追加任务,可是没办法总会遇到特殊情况。也不能在午饭时随意下定论今日看起来是轻松的,躲不及老板临时变卦让我们切换到“敢死队”速度,为新增的额外清扫任务贡献余力。

好在吃到 GrainWaves 新口味——sour cream & chives,澳洲竟然有这么好吃的零食,我们四人已经禁不住嚷嚷到底谁有空下山帮我们各种口味带一包啊。

晚餐的芹菜牛肉还是略失败,牛肉口感柴,不知道该怎么烧。之前买的是腌制牛肉,所以调料已入味,久炒也不柴。这次买的新鲜牛肉,反而不知道该走什么程序才能让其好吃一些。挫败啊挫败。

工作日照样不知道每天周几,双休的概念早已抛诸脑后,盘算着下周预约散落在其他公司做清洁的大家一起拼伙晚餐,每人一道菜,关爱你我他。

夜间的风声像闷雷,一阵阵儿的若有若无,窗前路灯下树影垂垂摇摆,“哗啦啦”一声巨响,一团黑影从屋顶坠落,那是尚未站稳又遇强风的可怜积雪,翩翩从天而降却被踉跄推倒在地。

晚安。

Comments are Dis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