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进行曲 D61: 暴风雪加倍

暴风雪没日没夜下了两天,让铲雪车猝不及防。清晨,两车道的主路仅能被清理出单车道空间,如果有相向车辆迎面驶来,只能 A 车先歪到旁边小雪山上,待 B 车通过后再继续行驶。幸运的是天气晴朗,告别了雾气和大风,总算减少了一些在雪地中步行的阻力。

▲ 暴风雪加倍导致屋外桌椅俨然成为蒙古包

今日开车总是让我想起西游记里师徒四人过通天河的场景,主路积雪清理干净,行车两侧却是一米多高的雪山屏障,于其中行驶仿佛穿梭在冰河之间。

清理完第一间房屋出来,发现我们的车也陷入了雪中无法动弹,借了两把铁锹费劲清理积雪,不断重新发动不断打滑失败,半小时后终于驶出困境,后轮驱动飞起一阵雪泥,全扫自个儿身上。真是“工作一小时,铲雪三十分钟”。

▲ Snow Mountain, snow gum

木屋状的垃圾桶被雪淹没,直到清扫出完整门框才能重新打开。房屋门前的路被积雪覆盖,为了防止车子再次陷入,只能停在远离积雪的安全区域,导致我们不得不抱着各种工具桶在茫茫白雪路面踏出一条硬实的脚印通道,当然更多时候是踩到松雪歪倒一边,永远不清楚下一脚踩下去,积雪是深到脚踝还是膝盖,神情紧张、四肢疲劳。雪后童话世界很美,雪中不误搬砖很糟糕。

▲ 童话世界

Vicky 手机丢了,在她刚踏进门的瞬间发现这个情况,赶紧返回房屋门口齐栏杆深的雪地里回溯翻找,再次踏进屋子时,积雪印遍及她整条棉裤。找回无果,继续打电话测手机反应,重要的是“消失的手机”一直处于正常接通状态,未出现被关机、被挂断的情况。Vicky 除了借烟消愁,也借机回忆了一串近些年她自己“消失的手机”名录,反复折腾一小时后,最终在月光下的屋前雪地里找到,没有冻坏、电量充足、性能正常,我们无一不被 iPhone 7 的抗压性震惊。

深夜路灯下又看到飘雪的影子,“快点停止吧。”我在心里小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