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进行曲 D62: 奶油世界

每天走在雪中,总能发现不一样的模样。这是个巨大的奶油世界,奶油屋顶奶油树,奶油雪糕车排排坐。无痕雪被覆盖平坦路面,柔软细腻,无奈出行需要不得不撕开洁白画面,积雪混着泥土和杂草被铲雪车推成一个个小山包,在太阳的注视下乖乖躲起来,不再调皮地阻拦来去行人车辆的步伐。

大自然的神奇之处在于总能自顾自的维系平衡,比如铲雪车再勤劳也比不上阳光普照一小时的功效。

晴日里,三角屋檐上的积雪顺着瓦棱方向缓慢滑落,直至断裂后“咚”一声巨响砸到地上,门前落雪已经堆到半扇落地窗高,推不开、挪不动,幸好我们还有另外的门用于进出。

▲ 落雪

▲ 堵住了

组长感冒了,屋里还有俩人鼻塞未痊愈,大家轮流更新抵抗力。

左眼皮连跳三日还是没有停止迹象,就像辣椒籽在油锅里蹦跶般快速跳动,很想知道眼皮跳的原理是啥。

昨天网购的水果今天中午已抵达。只是无法理解澳洲快递公司的作风,竟然放在屋外门前高耸的雪堆上,而非多跨几步送到真正的屋门口。

之前在 IGA 网购的差劲体验收到他们仓库主管的邮件回复,一直说抱歉,但然并卵。

在打扫第四间屋子时候被告知这就是今天最后一间了,开心得只想赶紧清扫结束回屋吃饭。很可惜,不靠谱的计划变更还是来到了,新增了另一个屋子,我们愣是到工作结束才吃上饭。兜里的巧克力好歹及时抚慰住被欺骗的肠胃。

每次提早下班回屋总要补个午觉,睡醒后天已黑,小腿酸胀,双眼迷蒙,连续工作七日后终于可以迎来两个宝贵的休息日,但愿不要收到随机变卦的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