敏感的自由

这篇文章的发布过程较曲折,而这篇文章本来就是写关于文稿曲折发布的故事。真是人生何处不团圆啊。

昨晚搭地铁时,在石墨 APP 上奋笔疾书,一幅无人可挡的气势。到站后已完成洋洋洒洒几千字的流水思绪,可等回家连上网一查看才发现 APP 后台什么数据都没有更新,说好的“离线保存,连网更新”呢?欺负小女生呢。

好了,今天敲着键盘重新写,深切地感受着什么叫“世界上没有两片完全相同的叶子”。无论怎么生气,那些未保存的内容都永远无法查看了。算了,不跟他们计较,换个地方老老实实重写,我才不会被吓退呢。

最近在看刘瑜写的《送你一颗子弹》,很有意思。第一次接触到刘瑜,是读《民主的细节》,那个时候以为她是一位严肃沉默的高知女性。再看《送你一颗子弹》,发现这里藏着一个奇思妙想的女生。

这大概也是文字魅力的一种吧,它们因排版变化而造就不同影像,让读者也能乐在其中。

我本期望无限自由的文字作为丰富世界语言的载体之一可以持续为我带来幸福感,没想到这么快就眼睁睁观看了一场由无形的手对它进行摧残和阉割的剧目。Holy Mama!

在穷游网编辑关于香港建筑巡游的文章,撰文、配图、修改,一下午过去终于可以按下“发布”按钮,五秒后跳出弹窗“发布内容含有敏感信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脑子有点懵,敢情现在国内监管环境这么严格了?

我删除了“翻墙”俩字儿,也取消了文章中所有涉及香港古迹建筑所对应的维基百科链接(不要问我为什么不用百度的外链),再点击“保存”,敏感信息依然存在。

我头皮开始发麻,一个字一个字地重读这篇文章。难道是“香港警察”?还是香港诗人也斯的诗句?维基百科显示他的身家挺清白啊。为了保险起见,我还是删除了关于香港警察宿舍的描述以及诗句段落。点击“保存”,敏感信息提醒就跟沾在头发上的口香糖一样,就跟小时候街边卖的狗皮膏药一样,死死地粘住就不让你揭开。

我开始尝试用排除法,将每一个自然段重新粘贴至后台,一次次进行保存查验。终于被我找到了 bug :

交通指引:上环地铁站 E2 出口出来,穿过新纪元广场到达皇后大道中,再右转到红绿灯处左转进入威灵顿街,看到莲香楼后右转进入鸭巴甸街,沿坡直上步行约 200 米即是元创方。总步行时间约 15 分钟。

根据网站后台信息监测显示,以上这段话存在敏感信息。可面对它,我更加疑惑了。所谓的“敏感信息”到底指的是什么?直到我把这件事告诉 Philip,他凭借多年混迹墙内墙外的网络经验告诉我,是“新纪元”三个字出了问题(当然不是每个平台都对此有敏感反应,可能网监对各家要求不同吧)。

原谅我天真无知、孤陋寡闻,在得知这玩意背后捕风捉影的故事之后,对我国的天空之眼有了全新体会,也对无影无踪却又无处不在的监管环境产生了如个人蝼蚁般的无力感。

2 Comments

  1. Philip Ye November 26, 2016

    你应该最开始就问「老一辈人」Philip。

    • Linda Ye November 27, 2016

      我的爱人 Philip

Comments are Dis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