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大东山「扫黄」行动

大东山(Sunset Peak)位于香港离岛区大屿山郊野公园,海拔 869 米,是香港第三高峰,仅次于大帽山(957 米)和凤凰山(934 米)。陈奕迅 2010 年发行的粤语 EP《Taste the Atmosphere》的封面正是在大东山取景,由此引起大量摄影爱好者及户外爱好者来此郊游「朝圣」。

大东山以其芒草美景为人熟知,每年的 11 月至 12 月正是芒草最旺盛最黄的时节,我们一行七人相约香港,开始大东山「扫黄」行动。

游览大东山的主流路线,是从东涌地铁站乘坐小巴到伯公坳,沿着凤凰径第二段开始徒步登山,到达大东山山顶后,下降到烂头营及二东山,然后可选择继续沿凤凰径到达梅窝码头或南山营地,或者沿黄龙坑郊野径到达赤蜡角新村返回东涌。我们选择的是后者。

上午 10:00 左右,大家在东涌地铁站集合,补充了备用水源后,我们到东涌市中心临时巴士总站准备坐小巴去伯公坳。由于秋季正值外出郊游的旺季,所以公交车站大排长龙,等了将近一个半小时才坐上车。关于乘车,有个小窍门,就是某一辆车坐满之后,可以不用排队直接上车站着。等我们知道这个窍门之后,已经快排到我们了,且在护栏里面,不方便出来,下次乘车可以尝试一下。

快要到伯公坳时,由于「扬声」的音量不够,司机没听见,我们坐过了一个站,下车之后一查地图,距离伯公坳 2km,步行时间半小时……此时已经 11:40 了,排队时间太长加上坐过站,作为领队的我非常懊恼,于是闷着头一路暴走,想要尽快返回伯公坳,把丢掉的时间追回来。走了 20 分钟,忽然意识到这样丢下队友负气暴走不但不能加快进度,反而会把队伍打散。于是找了个阴凉的地方停下休息等大家。当时我的复杂心情全都写在脸上,并被罗罗捕捉下来了:

七人组都齐了之后,补充了食物和水,虾饺还安慰我说,之前她们来大东山也是差不多中午 12 点才到伯公坳,大家随意一点,边走边拍照。但是我担心现在耗时太久,到时下山太晚不好坐车。

好在当时天公作美,再次出发之前,看着身边各种汽车呼啸而过,大家来了个大合照:

之后没走多久,就到了伯公坳,标志性建筑是一座凉亭。有凉亭的一侧是去往凤凰山的路(凤凰径第三段),而凉亭对面才是我们此行大东山的方向(凤凰径第二段)。看到很多人也是刚刚开始从伯公坳出发,虾饺再次安慰我说:「叶老师你看他们也是现在才开始爬,来得及的啦。」这时我才放心了一点。

在凉亭的对面,沿着箭头所指的方向开始往大东山进发:

刚开始就是这样一段很长的石阶,海拔急剧上升,七喜和张爽从一开始就掉队了。

这是其他五人第一个休息点,七喜在群里让我们先走,不要等她们。我们只好继续前行。

没过多久,虾饺和猫猫说在大石头那里等七喜和张爽,至此队伍分成了三个小分队:

  1. 罗罗、阿污和我打头阵
  2. 虾饺和猫猫居中
  3. 七喜和张爽垫后

遇到两位和我们反方向行进、边走边清理垃圾的环保人士,向他们致敬:

之后到达一个小小的据高点,从这里可以看到旁边一个山坡上的怪石和野草:

继续前行,回头和罗罗来个对拍,可以看到那个小据高点:

而当时罗罗镜头中的我是这样的一副矬样:

再往上一小段,就可以看到路两边有不少芒草了:

我们爬上另一个据高点之后没多久,两位大叔和一位大妈也爬上来了,并且背对我们迎着风,颇有「三剑客」的风范:

我也开始在芒草之中打起了太极:

玩够了之后,我们开始登顶。这是全程之中最难爬的一段陡坡,真的是手脚并用地「爬」上去的。爬上那个陡坡,气温变得非常低,风也大,身边都是雾气在快速地飘过。

看看此时阿污的神情就知道爬坡的困难了:

这时我想联系其他两个小分队的小伙伴们,可以选择直行的路线更好走,而不需要登顶,但手机没有信号,只得作罢。

往前走一小段再左转,就是大东山的最高点,有一个立柱就是三角网测点了:

在立柱的顶部,还有香港地政总署的圆形牌,标明此立柱为高程参考点。

看我征服香港第三高峰后的「维笑」:

此处风更大,气温更低,不宜久留,我们补充了点食物后,就开始下山。很快就到达各个烂头营所在地,这是 Google 地图上可以找到的烂头营 18 号营地:

再往前走,有一个分支路,左边继续下山,而右边是前往二东山,抵达二东山之后还需要折返回来走左边的路下山。我们第一小分队犹豫了一下,决定在这里等待其它同伴,就在最近的 11 号营地放下背包休息。

先来一个 Eason 模仿秀,风吹乱了我的秀发,吹不乱我的心~

想着她们应该没那么快跟上,且距离二东山不远,我就自己去了趟二东山。由于去往二东山的路人迹罕至,所以芒草更加茂盛,有些长得比人还高,更加适合拍照,但穿短裤或裙子就不太适合走这条路了。

这里遗留下来的营地和小路保存得更加完整,路边砌的石块依然整齐地排列着:

远处应该就是梅窝码头了吧?

从二东山望向大东山,依稀可见依山而建的烂头营和山顶的三角网测点:

在从二东山返回 11 号营地的路上,远远就听见有人喊「叶老师~」,我看不见声音来源的具体位置,但可以辨认出是虾饺的声音,于是摆着手一路快走和她们汇合,现在就差第三小分队的七喜和张爽了。在等待她们的这段时间点,我们各种玩耍摆拍。我和罗罗爬上了 11 号营地的顶部,相互拍照。由于风太大,需要顶着风倾斜着身子才能不被风吹倒,无意中站成了 Michael Jackson:

迎着风飞吧,罗罗~

罗罗连从屋顶爬下来都不忘摆拍并做出夸张表情:

11 号营地前的摆拍,风太大,我把帽子都戴上了:

在 11 号营地对面,就是香港赤蜡角机场:

猫猫给虾饺拍的这张照片非常捧:

我们在烂头营 11 号营地累计等了两个小时,总算七个人重新集齐。还没等召唤出神龙,我们就必须马不停蹄地继续下山,否则天黑路险。在分叉点上,我们选择走黄龙坑郊游径:

黄龙坑郊游径几乎都是在密林之中,所以即使天色只是微微变暗,在密林中的能见度也会降低一个等级。而且「上山容易下山难」,下山的路才是对膝盖的最大考验,我带来的两根登山杖此时变得尤其抢手。另外,我又犯了个错误。由于带来的面包一直由我提着,七喜和张爽直到此时才能补充食物,此前一直靠士力架维持着,实在是很抱歉。因此,之后下山的路,其他人走得快先走了,我则一直陪同着七喜和张爽。

在其他人走之前,我告诉他们前面只有一个岔路,在那里左转就行了(实际上是到了水泥路后左转)。可是等我走到某一个岔路时,发现左转的路阴森恐怖,可凑巧的是,左边的路上有人系上了彩带。此时我开始担心起来,万一他们走岔路了后果不堪设想。可是有好长一段时间都联系不上他们,天也越来越黑,路上的人都打开了手电筒照明,这让我更加担心。万一他们按照我的「岔路时左转」的说法走偏了并在密林中迷路了,那我可就罪孽深重啊。看着远处的万家灯火和脚下石板堆成的路,希望前面的小伙伴不要误入歧途。

好在没多久就收到了他们的回复,看实时定位,他们就在我们前面不远处。我让他们在前面等我们,此时还是大家都在一起比较安全。七人再次集齐之后,又继续下山。从进入黄龙坑郊游径起,耗费了两个小时才走到平坦的水泥路上。

此后很快经过赤蜡角新村,进入东涌市中心,回到东涌地铁站。整个大东山「扫黄」行动结束,七人全部安全返回。这是使用 Runkeeper 记录的轨迹:

在 Google Earth 上使用 3D 卫星换个角度看看我们走过的路,还是挺有成就感的。

第三高峰已经征服,第二和第一还会远吗?

以上。

4 Comments

  1. Linda Ye November 27, 2016

    风一样的叶老师,带我飞吧,下次。

    • Philip Ye November 27, 2016

      带你登顶香港最高峰~

  2. Frank_luo November 29, 2016

    罗罗跟拍叶老师,成功。哈哈~

    • Philip Ye November 29, 2016

      多谢摄影师罗罗~ 正文有摄影师玉照~

Comments are Dis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