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声是你在耳边轻轻唱

有幸在深圳音乐厅听了一场马世芳先生关于台湾民歌四十年的分享会。之前已经读过马世芳先生出版的两本书《耳朵借我》和《地下乡愁蓝调》,说不完的故事,慢慢来。

这次分享会通过 1985 年《梦田》这首歌说开来。

《梦田》出自于由滚石唱片 1985 年推出的专辑《回声 三毛作品第 15 号》,由三毛作词,翁孝良作曲,陈志远编曲,黄韵玲合唱编曲,齐豫和潘越云合作演唱。

这些发光的年轻人能够聚在一起共同创作属于我们“自己的歌”,正是台湾民歌发展鼎盛时期的写照。而这些名字无论在彼时还是今日,都有着精彩回声。

当时三毛带着疲倦而无所依傍的心重新回到台湾,包揽了这张专辑全部11首歌的作词和旁白,以借此回顾自己之前经历的所有生活。

同时这张专辑由李泰祥、陈志远、陈扬、李宗盛等作曲,齐豫和潘越云合作演唱。目前能够在虾米音乐收听它。

专辑从三毛的少年时代说起。

胆小的孩子怕老师 那么怕 怕成逃亡的小兵—《轨外》

读书的时候,三毛因被老师怀疑作弊羞辱而产生了严重的心理障碍,以致于不得不休学。一直生活在常规之外的她,被七年没有上学的生活深深胁迫,封闭、自卑、孤单,最终造成了打不开的心结。

你的眼底 一个惊慌少年的倒影—《七点钟(今生)》

三毛遇见初恋时的心声,每一句都是一次小鹿乱撞。

按捺着无律的心跳,鼓起勇气走近你,然后留下电话狂奔而去。
等待度日如年,可铃声一响,是我是我是我!七点钟!好好好我一定早到!
是真是幻是梦?啊,明明站在你的面前。是真是幻是梦……

同一条手帕 擦你的血拭我的泪
要这样跟你血泪交融 就这样跟你血泪交融—《今世》

总有人来 来问我的婚期
我说 织完了这又要开的一朵 又一朵 又一朵 才是时候—《孀》

她在《今世》里埋怨荷西没有陪她走完这一生,她埋怨他忘记了岸边等他回家的人,她埋怨皓月当空的夜交出了再不能说话的他。这首歌是全然的无处排遣的绝望和难以相信。

不知道三毛花了多长时间才走出伤痛,因为她在《孀》里的旁白说道“我原来已经没有家了 是一个人 每一个晚上我坐在那里等待黎明 那时候我总以为这样的日子是过不下去了”。

又或者她从未想过要走出来,她只是把丈夫荷西藏起来了,藏在灵魂深处,日夜对话。

呜咽的调子划过漆黑长夜,最终落在了寂静流浪的人们心上。

远方有多远 请你请你告诉我 到天涯到海角 算不算远—《远方》

三毛终于出走了,脱去了束缚她生命中一切不需要的东西,她相信无论天涯海角,只要她心里想到,就可以去。也就在这个时候,她终于迎来了自由。

每个人心里一亩 一亩田
每个人心里一个 一个梦—《梦田》

《梦田》是这张专辑最后一首歌,上学时的封闭阴影,爱情的浪漫与打击,她享受过,也煎熬着。因伤心而远赴他乡,因流浪而遇见前世,最后的愿望是能够守着自己心里的一亩田,不在现实中醒来。

三毛旁白的声音绵绵甜甜,让人察觉不出因承受岁月的狂沙砾石而出现无止尽的血痕泪水。

如果可以许愿,希望春风能够永驻她的心田。

2 Comments

  1. Philip Ye November 30, 2016

    《梦田》超级好听,百听不厌~

    • Linda Ye November 30, 2016

      不想回复你🌚

Comments are Dis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