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进行曲 D101: 繁忙的周六

经历了第一个马不停蹄的忙碌周六。Dan 从早上八点开始直到下午四点一直有客人来化妆。期间,M 带孩子去公园玩了一圈,让我俩都有时间吃了几口午饭。

中午炒了青菜,放了点红辣椒和酱油。这是 Dan 第一次吃炒青菜。

大个子 M 每次和三个孩子呆在一起的画面总是充满喜感。他先会把孩子一股脑赶到后屋,让 Dan 好专心在前屋给客人化妆。然后他要么一整个人躺在长沙发上(是的,他一个人就能占满三人式沙发),要么站在厨房插座旁边不停用正充电的手机讲电话。孩子们如果试图开门,他才会想些点子分散她们注意力,不过大部分情况下都是失败的。

当孩子们一股脑全围到正工作的 Dan 身边时,就能听见 Dan 略生气地喊 M,责怪他连几个孩子都搞不定。然后就能看到 M 满屋子抓“哇哇叫”的孩子们,还得跟我解释“今天双胞胎有点失控,平时不这样的”。

但是让我印象最深刻的是,我从未听见他们对孩子们大声呵斥,最严重的语句就是“关进小黑屋”(Naughty Corner),但语气仍然是略微升高音量却不失平和的责备。

我问过 Soph 至今她是否有被关进“小黑屋”的历史。她说有过三次,包括用画笔在白色皮沙发上画画、模仿妹妹们不好的习惯等。Dan 说在双胞胎未出世之前,“Soph is perfect!”,但自从双胞胎出世后,能够明显感觉到小女生对爱的嫉妒,“我尽量在平衡这件事情,也尝试跟她讲道理。”

晚上夫妻俩有饭局,Dan 委托她爹妈来哄双胞胎睡觉,我自然还是陪 Soph。双胞胎睡觉的习惯是睡前一杯豆浆(因为 Soph 对乳制品过敏,所以全家都喝豆浆),得抱着小兔子毛绒玩具(俩人一共有五个一模一样的小兔子,而她们竟然能识别五个手感各异),讲完睡前故事就得关灯关门,留她们自己在房间睡觉。

不过一小时之内我们在客厅能够听见楼上偶尔的敲门声、说话声以及脚步声,不知道姐妹俩在捣鼓什么。只要在保证安全的情况下,大人们都不会轻易上楼开门探个究竟,接着就能听见双胞胎弄出的各种声响越来越少,直至彻底睡熟。

尽管和 Dan 的爹妈没见过几次面,但总感觉有隐形压力。这次她妈妈上楼哄孩子睡觉时,Dan 的父亲和我聊了一些教育问题。他问我受到的是中国传统教育还是西方教育,问我的相关见解。他说澳洲教育只教孩子“是什么”,却不引导孩子问“为什么”;还说现在的新闻媒体爱“挑事儿”,不尽力去还原事实真相,而是一出问题就会引导大家思考“种族论”,以致现在校园里不同种族文化背景的孩子们并没有被教育共同生活,依然被隐性提示隔离着。他还谈到了对美国的不满以及对中俄发展趋势的看好。

这些庞大的话题“杀”得我措手不及,只能硬着头皮用蹩脚的英文和单薄的知识来回应。

等 Dan 的妈妈哄完双胞胎熟睡下楼后,他们就跟 Soph 打招呼说要先回家了。Soph 撇撇嘴,表达了她希望外婆再多陪她一会儿的愿望。我在想,这若是在国内,长辈们大概都会“义不容辞”陪着孙子辈吧。但是 Soph 的外婆跟 Soph 很认真地解释为什么他们需要早点回去休息,以及希望她体谅。

所以可以创造需求的同时,也能够理性地降低需求呢。

Comments are Dis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