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进行曲 D99: 志愿者日

冷,冬季尾巴上的墨尔本令我闻不到一点暖春的消息。羽绒服天天穿着不是问题,问题是我周围人群几乎都是干练短袖或飘逸长裙,真的不会瑟瑟发抖吗?

志愿者第二次排班,依然从城南穿到城北,这次的工作是准备吧台物料。堆放啤酒、清洁杯具以及切分柠檬。大家各忙各的,很少交谈。提前看到未来两周在 Hub 举办的各场 Live Show 几乎都要玩到深夜,为了尽量不打扰房东一家及自身安全问题,我还是决定每次结束志愿者工作就赶紧回去。

回去前去超市逛了一圈,本来想着屋子里还有土豆,再添点青椒吧。但是在超市绕了两圈愣是没找到,只好作罢。没想到等我回去后,M 竟然主动问我能否明天再做一次酸辣土豆丝。我笑着说没问题。看来一不小心,我在炒酸辣土豆丝的路上走得有些远了呢。

Soph 的夜咳越发厉害,Dan 下午去中国医生那里拿了些药,晚上回来还问我在中国一般用什么办法治夜咳。我说,这几天 Soph 需要少吃冷的食物,多喝热水,或者尝试用盐水漱口。本以为戒掉冰水对他们来说很难,但至少对 Soph 来说还算简单,毕竟她并不排斥喝热水。

经过几日的相处,我注意到房东夫妻俩对孩子们的教育特别注重说“请”和“谢谢”。与他人说话不可以用命令语气,句子首尾必须加上“请”或者“谢谢”。这也从侧面监督我是否在修正自己的用词用语,毕竟有时我还是会忘记“No,thank you”和”Yes,please”这个固定搭配。甚至有时听不清他们说什么,条件反射般就用中文逻辑去回应“What”(什么!),后来才得知这种回应很不礼貌,应该更改为“Pardon?”(不好意思,能否再说一遍?)。

我特别希望可以借助换宿的时间多了解两处文化土壤在抚养孩子方面的观念差异,这应该很有趣。

Comments are Dis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