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进行曲 D103: 画画我的妈妈

没想到周一竟然需要我独自带双胞胎超过五小时,其实最担心的就是猜不透她俩哪一秒会突然“炸毛”。

除了要及时尾随,还得应对她们时不时询问“妈妈去哪儿了”。整间屋子的玩具都被她们逐个翻出来,去我房间找到一把粉色雨伞,提溜着到处乱走。每样玩具被抓在手上时间超不过五分钟。

最喜欢引导她们去玩蹦床,蹦得越勤快越好,这样可以帮助她们快速消耗精力,随后就能乖乖地跟我去沙发上坐着看动画片了。可是我没想到另一个困惑随之而来,一旦她们靠着我身上入神地看电视时,安静的氛围让我哈欠连天,再加上我是个睡眠质量特别好的人,真担心松弛精神闭目睡一会儿醒来,俩孩子又不知道跑哪里去了。

晚上接着陪 Soph 画画,她出的命题是《我的妈妈》。与孩子相处的耐心表现之一是需要适应她们的多动症。Soph 的简笔画两分钟就完成了,凑过来问我:“你妈妈是长发吗?你可以给她画个靴子吗?你介意我帮你画个蝴蝶结吗?你觉得皮肤涂成什么颜色好看?”无数个问题在考验着我的耐心。不过每次绘画完成后收到 Soph 的赞叹,感觉什么都可以忘记了。

最近有空接着看在雪山上未完成的《请回答 1988》,竟然每集都有泪点,可是我在雪山上看的七集都没红过眼眶,可能当时酝酿的情绪全部都被虾饺哈哈大笑的气场给带偏了吧。真是喜欢正焕和崔泽啊,可以将喜欢的秘密情绪藏得那么深又那么久,傻傻的诚挚,单纯的时光。

《请回答 1988》最令人怀念的是物质不富裕时的简单温情。院子或者楼道里挨着家门的几间屋子,大人们经常唠嗑走家串户,孩子们结伴上学不乏打闹。没有强加的隔离,没有炫耀的攀比,回头看只想说,“不要改变”。

我还会再看一遍,毕竟我也想念小时候住的大院子。

Comments are Dis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