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进行曲 D23: 听说忙季要来了

截至今日,手机流量余额还有 1GB,在下一个 8GB 流量到来之前,每天我只能用 100MB,poor guy。

托猫猫的福,从国内离职后即刻帮我无缝对接续上了社保,这位在泰国工厂的新厂妹可是离家越远,魅力越大。

早饭后,屋外飘起大雪,按耐不住冲动还是出门拗了个造型。给虾饺和 Vicky 拍的视频和照片受到表扬的同时,才得知她俩竟然不知道手机拍视频的同时也能拍照(保持微笑.jpg)。

澳洲学生开始放寒假了,Estelle 说她大女儿下周五会从墨尔本和她外婆一起回家,最近也赚了钱,可以请家人在外面好好吃一顿了。她还说从今天起到九月,RAMADA 酒店在山上的住宿已经停止接受预定,因为入住满员,也意味七、八月会是我们最忙的时候。这是个好消息。

现在一天完成五间房屋清洁工作真是“洒洒水”,说到底还是和 Estelle 配合默契。下午三点准备去最后一栋房子时,收到老板通知说客人会在四点后 check-out,让我们先去帮 Sara 和虾饺,之后换她俩帮我们清洁。

Sara 今天莫名兴奋,开着电视放音乐频道,又唱又跳。跟我说她和 Estelle 去铺床,厨房交给我负责。等我进去一看,傻眼了,洗碗机里成堆还没来得及清洗的碗碟。这间厨房真特(T)别(M)脏,但时间紧迫不能用洗碗机,只好手洗。完整清洁程序应是洗干净、擦干净、摆整齐。我还在摆盘时,大家手上工作就已完成,最后全部来厨房帮我。

其实来雪山最开心的并不是见到雪,而是屋内恒温让我不怕过冬。无论工作还是休息,都有暖气给我“撑腰”。即使白天户外徒步,只要有太阳、无大风,便能无限畅饮清凉健康的空气,不担心会冻感冒。当然也不会逞能去雪地里撒野,身体可是革命本钱呢。

虾饺谈起上雪山前混迹农场的二十天日子,从痛苦坚持到百思不得其解,最后自我分析与释怀。即使跳过的坑再深,也不忘怀念前三天剪葡萄工作的满足和开心,毕竟不仅能够偷吃到饱,还能赚得盆满钵满。

国内时间八点整,新一期“每日书”的小组成员开始进入“破冰”环节——自我介绍。

“班主任”超哥竟然还记得我是三明治“每日书”项目第一期学员,很开心也很惭愧,从去年九月至今,并没有坚持输出,所以写作能力停滞的根因还在自己。想出成绩,又不想努力,真当自己是三岁小孩呢!为了鞭策自己,也为了好看的奖品,我又申请回到“课堂”,和大家一起记录普通人的“不平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