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进行曲 D41: 来了群酒肉朋友

大雪下了一整夜,依然没有变小或变缓的意思。清晨,门前雪已积到七厘米厚,屋顶时常有“咚咚”的落雪声。大风起,纷飞的雪花扬起整个片区的落叶。

只要是下雪天,虾饺无一例外都很兴奋。一会“蹬蹬蹬”兴奋地跑到阁楼喊“Vicky!Vicky!下雪啦!快起床!”一会“蹬蹬蹬”忙不迭跑下楼,换套短袖短裤冲去雪地拍照。连拍加视频加换姿势,终于捕捉到一张“虾饺散雪”的满意照片发到朋友圈。

仨朋友租了辆大切从墨尔本驱车五小时上山,带了一后备箱的肉——排骨、猪蹄、羊排和鱼,更重要的是还自备厨艺。

Jaco 当完司机做厨师,卤猪蹄、煎羊排、红烧鱼,以及炼猪油炒青菜,表现五星,厨艺偶尔四星吧,猪油青菜鲜甜且香,鳜鱼一样被大家扫个精光,只是猪蹄和羊排因为时间和配料关系,还没进化到至嫩又不失嚼劲的状态。不过,当晚全场最硬的菜要属虾饺煲的米饭。大概是换了新米,第一次开袋,还没熟悉与其对应的水量(微笑.jpg)。

在外能吃到正常的米饭不容易,“霍金”说他们在墨尔本只买进口东北米吃。我们之前在 Woolworth 买它家超市资产的“medium rice”也不错,短胖型米粒,五公斤装售价 10 刀。

“霍金”,苏州太仓人,93年生,第一批 WHV 申请者之一,现在澳洲读研。他们上山前,同屋 Jaco 偷拍他的侧颜后,传来图片,钻进被子靠在床头用电脑的姿势愣是被曾经是摄影记者的 Jaco 拍成了“霍金”模样。他说没关系,至少他可以靠霍金的智商行走江湖。

“立早章”,杭州人,93年生,现在澳洲读景观设计研究生。

立早章:“我读景观。” A:“啊,警官啊,查超车吗?” “……”

B:“虾饺今晚煮的米饭好硬啊。” 立早章:“肯定是米不好。”

立早章:“哇,今天米饭好好吃。” C:“还是昨天剩饭,我只是加了水重新煮过。” “……”

新的眼睛鼻垫也被我装好了,环扣由塑料变为金属,再也不会轻易断掉。

“酒肉朋友”欢聚一堂,借着入冬来最大的一场雪,差点热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