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进行曲 D42: 不想做厨师的虾饺不是好员工

昨晚玩“你画我猜”到深夜,被“霍金”和“立早章”二位的灵魂画法不断激发又成片灭亡的脑细胞感到心累,直接导致今早一觉睡到七点半(平日七点起),刚端起锅准备煎蛋,Jaco 端着摄像机凑到跟前又开始他的纪录片。

没见过这么砸自己场子的人,煎蛋从不失手的我,在镜头前第一次不小心把煎好的蛋黄捅破了,赶紧拿两片面包夹起来遮住。还不忘跟 Jaco 打招呼,麻烦他删了刚才这段,明早重来一次,谢谢。

轮到虾饺 day off,带着昨晚抵达的“酒肉朋友”去 Mt.Hotham 滑雪。她玩耍回来后第一句劝告是“千万别去滑雪,太累了”,再听听歪倒在暖气前沙发上二位男士的呼噜声,用他们自己的话说就是“长途开车、超短睡眠、疲劳滑雪,我们图个啥?”

虾饺盼来了她心心念念的苦瓜和猪肉,却一直耿耿于怀不仅无法买到葱头,而且在座所有人除了她,没人知道“葱头”是个啥。最终,虾饺的传统家乡菜——苦瓜酿肉,在没有葱头的搅合下,混合她既想吃又拒绝的复杂情绪出锅了,结果得到了大家的一致好评(喂喂,这里需要几台测谎仪)。

虾饺今晚主厨的另一道菜——羊肉炖洋葱,同样超水平发挥,软硬咸香适中,让人忍不住多夹几筷子。再加上又是一锅加长时间炖煮的红烧猪蹄,大家都啃得极其带劲儿。

男士们举手揽过洗碗的活儿,随后得知我们不允许用洗碗机,因为担心洗不干净白费劲儿。他们只好硬着头皮手工洗碗,流水线作业,冲残渣、上洗洁精、过清水,逻辑不错。

这几天他们上山自带的音响里总是跑出八十年代的音乐,我一边想着这是哪位前辈手机里的缓存,一边还枕着歌声入睡得很快。

没有晚餐配图,就拿自拍凑吧。不好意思啦,各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