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进行曲 D79: 大姨的糖醋紫甘蓝

近几日开始着手九月后在墨尔本的计划,大部分都有了新着落,在此特别感谢朋友们的帮助。

W 一号,初中时的老同桌,得知我需要在墨尔本租房时,特地介绍了他表弟给我认识,还不忘叮嘱独自在外,千万注意安全。他表弟也很热情,不仅给我普及了墨尔本地理位置,还帮我到处咨询。

W 二号,大学校友在镇江,说已经收到了我寄出的明信片,非常喜欢,开心地要给邮寄镇江特产。对在大洋对岸遥望的我来说,食物最暖人心。

感恩这些细小的照顾与惦记,这些从树叶间漏出来的温暖光亮之于我最大的作用是在灰色情绪入侵时,能够帮助加速排遣郁闷,不要轻易囿于小事,不要吝啬微笑与友善,毕竟我始终希望当自己被他人提起时,笑脸先浮现。

音乐的疗愈和共鸣效果总是很强大。屋里的立式音响终于启动了,枕着音乐吃饭、看剧、休息、聊天,从娱乐八卦到读书记忆,此刻才明白,能用共同语言畅聊是多么爽快的事情。

按照虾饺的话,今晚这道菜称为“甜酸紫甘蓝”。切丝、焯热水、调入酱油、香醋和白糖,快速翻炒出锅,口感热乎不绵软。如果是凉拌,外婆教给我的方法是用盐水腌制 5-10 分钟,再放入麻油、醋、白糖搅拌均匀,即可上桌。

记忆里吃过最棒的紫甘蓝是那年大姨在南京的湘君小姨家做的糖醋款,记不清是凉拌或是清炒,但记忆里太美味了,酸酸甜甜,香脆又好看,毕竟我从小就对糖醋款的蔬菜(所以不包括糖醋排骨)过多偏爱也过多讲究。

大姨大概也猜不到我竟然记忆这么深刻,若是她能读到这儿,一定会说“等你回来,烧给你吃。”

笔芯。

Comments are Dis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