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进行曲 D92: 开始换宿

上午整理行李,抽空出门寄了六罐奶粉(怎么总有寄不完的快递?),听完二房东之前如噩梦般的合租经历,便收到我的新房东信息。她已经出发来市中心,不过双胞胎在车里睡着,但愿不要在嘈杂的市区交通中醒来后闹脾气。几分钟后,裹着厚羽绒服的我已经上车。

很多人都佩服我这一整年的行李容量。当初为了限制自己装太多东西,并没有购置新的大容量行李箱。24 寸“经历丰富”的行李箱(再大了是真心提不动)搭配穷游“一泊二日”橙色双肩包(此处没有入镜、没有广告),外加“以防万一”灰色收纳包(这次派上用场,装了临时借用的虾饺牌睡袋),原则上“只减不增”,这算是实践“断舍离”的相关环节吗?

第一次去 Dan 家时,我坐的是超出免费乘坐区域范围的电车,途径十个站,距离四公里远。这次搭顺风车,八分钟就到了住处。双胞胎尽管在开车途中迷迷糊糊醒过来,但进家门一落地立马生龙活虎玩儿去了。

接 Soph 放学前,Dan 带我去看了孩子们经常玩耍的社区公园。在各种游乐项目中,双胞胎不同性格特征便得以显现,一个胆大独立,一个胆小黏人。

下午五点是三个孩子的开饭时间,晚上六点等男主人 M 下班后是大人们用餐时间。我这刚入住,由于不清楚该做点什么,有点“手不知道往哪里放”的窘迫。好在 Soph 是个喜欢认识新朋友的小孩子,拉着我介绍她的房间、她的画作,甚至她的洋娃娃们。

M 之前是足球运动员,身高两米,房东家的厨房调料我得借助小板凳才够得着。晚餐是鱼肉和炒饭(后来才知道他们家每周四固定吃鱼),M烹制时味道特别香。鱼肉裹上蛋液、沾上面包屑后过油锅煎熟即可。待我吃完赞不绝口时,Dan 惊讶地告诉我,她老公 M 一直担心是否不合我胃口,毕竟在亚洲人面前做炒饭有点“班门弄斧”的意思。我说别担心,真的,特别!好吃!

晚上七点是双胞胎睡觉时间,在 Soph 比她的妹妹们多玩一个钟的时间里,我陪她画画。她翻我手机里的照片,最后选了七喜曾经的头像。我的想象力很迟钝,但是临摹能力还行,更何况这是用马克笔在磁铁画板上复制的简笔画。

换宿家庭的前后两个屋子各自有独立的客厅、厨房和洗手间等。基本晚上八点半后就是我的自由时间。第一次打开澳洲电视就发现某个频道在回放 Friends,特别开心。借用虾饺的话便是,“有老友记的地方就是家”。

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