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进行曲 D87: 坡坡的大盘鸡

坡坡在群里说他自己试验的大盘鸡成功了,我们知道他很想再烹饪一次,便买足材料、请来观众、备好酒水,组了这次饭局。

整个过程基本是坡坡在厨房忙活,在焖熟一大锅土豆鸡块后,坡坡问我能否再做两个小炒,他快没气儿了。接着招呼大家一起来帮忙揉面、拉面和煮面。

今日早早开饭,动筷前岂能不留影?下面是介绍环节,按照由左到右、由前至后的顺时针方向来。

Jimmy:真实姓名不详、真实年龄不详,雪山工作结束后签证差不多到期,打算回国申请二签。粤式普通话可以让同为广东人的 Vicky 和虾饺笑翻天,更别说非广东籍的其他人了。

Vicky:是组长面前的全能工作者,是自家屋里的洗碗专业户,无论吃多少大米饭都不胖星人。最近爱上工业科技,突然很放心用洗碗机洗碗。毕竟在省时省力和人工清洗更干净二者之间,显然前者更吸引人。

虾饺:老友粉,胡萝卜焖鸡腿首创者,坚持早起创新营养丰富的五彩早餐。会笑,会大声笑,会持续大声笑,会频繁持续大声笑。所以很多时候我都不太清楚自己是因为别人讨论的内容好笑,还是因为被虾饺的笑声带动而笑。

坡坡:嘎巴瘦的东北人、主厨、摄影爱好者,微信公众号“日摄”(名字有点污)的主人。傍着一身才艺横行雪山,却至今未被认领。

Vivian:没有羽绒服和雪地靴却坚持工作在第一线的小女生,拥有“进阶主厨”称号。剧透狂、零食发现者,每晚十点准时吃酸奶的自律人。

菲菲:本文作者,唯一一位不会用手遮脸显脸小的实在人。

大盘鸡太大,分了三盘。没有鸡肉便凑合用了鸡腿。长短不一、粗细不匀的手工拉面是大家一根根费劲儿扯出来的。配合坡坡自带的神秘酱料,上桌没多久便被扫空了。

还剩了些啤酒,大家玩会儿数字游戏,突然发现自己对九九乘法表的运算竟然没有熟悉到刀枪不入。算了,我面对数学永远矮一截。

吃了很多,笑了很久。大家下山再见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