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进行曲 D81: 冬天赖着不走了

侧门落地窗前又被如松落般的积雪堵成了一个小山包,覆盖了前几日化雪成冰的痕迹。暴风雪密密斜斜忙不迭从天而降,风吹过屋顶、树梢,带过铺天盖地的雪粉挟裹住行人,铲雪车大概又是彻夜劳作,主路积雪已被铲平,可以自由通车。

整个七月仅有两三天出现稀稀疏疏的落雪,尽管这样,虾饺在雪山看到的一场雪还是表现出异常兴奋和新奇。

当大家都在估计这是个滑雪小年时,后继而来的八月竟然每周必有暴风雪,从雪山一路向下延伸至五十公里外的 Omeo 小镇,蜿蜒的雪路绕过丛林、平原、牧场,势必将凛冬的力量昭示天下。

描述了这么多场落雪,坚持做到了不一样。只是再这么落下去,我真的要词穷了。虾饺也在今早的窗前发出了认真的感叹:“我现在对下雪已经没有什么感觉了”。

Vivian 吃完午饭,继续吃了一碗泡面。抹完嘴边的汤汁后,她称其为一碗没有存在感的泡面,大概是因为她的零食仅剩泡面,而这碗泡面并没有起到应有的好吃、想吃、贪吃的效果。可怜的辛拉面,此刻作为增加饱腹感的无奈之选,确是一碗存在感缺失的失职泡面。

下班回屋后,集体补觉。八点起床做晚饭,用完了香醋、青椒和土豆,我们快“穷”得只剩下肉了。期盼明日清洁房屋有来自蔬菜的召唤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