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进行曲 D84: 再见 Omeo 小镇

最终幸运,可以在周三休息。带 Vivian 去 Omeo 认识新朋友,而我则是去道别。

本该按时抵达的班车不见踪影,打电话给第一次载我去 Omeo 的司机 Colin,他帮我联系了今日当班的司机 Eva,才得知她已经提前开车返回 Omeo。不过在接到我们咨询电话后,Eva 开着自己的小车回到 Dinner Plain 专程接我俩,抵达 Omeo 时已近中午。

阴天有雨,再见到 Jeff,依然身穿 Lion Club 的深蓝色短袖。他说八月到 Dinner Plain 负责哈士奇滑雪比赛的食物时没有见到我,以为我已经下山。我急忙摇头,解释道“当天我们所有人都在上班,下班后才发现比赛已经结束了。其实我一直想再来 Omeo,但是整个雪季实在太忙,甚至连续工作十日没有休息,幸运的是今天终于放假,无论如何都要来见您一面,跟您亲自道别。”

他笑着说:“你们来得真巧。明天父亲节,我会去我女儿家陪小孙女过节。”

Jeff 请我们去他家里喝咖啡,介绍了两间被陆续搜集来的历史物料占满的客房,他说自己一直在和州郡的负责人沟通,坚持为 Omeo 博物馆争取多一个空房子,以便摆放这些繁杂但有意义的物品。

他还简单聊到了自己的人生经历,在澳新两国从事煤矿工作带来的初期巨大财富,忽视前妻独立工作需求导致的长期争吵,亲手建造的房屋被森林大火付之一炬的悲伤,以及目前致力于小镇历史文化工作换得充实与意义,年过古稀的 Jeff 思路清晰地回顾了生命中若干重要的转折点,语调平静坦然。他说目前自己很满意这份工作,一方面能够尽量多的为后代留下真实而未消亡的历史信息,另一方面使自己大脑持续接触新事物,从而摆脱了独自在家等待变成灰烬。

半途中他去门口信箱收信,其中有几封是来自类似慈善机构的感谢信,附赠了一些纪念品。“我在信里跟他们说得很清楚,我不介意每个月捐款 20 美元,但请他们把捐款全部用在真实的救助项目上,而不是用在广告或者制作纪念品方面。”Jeff 一边摇头一边说。他每次给某个项目捐款时,都会认真写封信告诉责任方他对这个项目的看法和建议。真是个可爱的人。

Jeff 还给我们看了他的两个女儿十几年前去中国环游的照片,Vivian 和我用有限的英文尽可能给他介绍照片里的城市和背景。最有意思的是他的女儿们在桂林山水间举着十元纸币对向镜头,是为了纪念抵达纸钞背面图案的实景地。

下午去画廊探望了 Terry,他也依然是穿着打了补丁的衣服,正在创作新的画作。我给他们都送了明信片,除了被表扬书写工整,还在他们的文化礼仪中被逐句读了出来,有点害羞。

恋恋不舍地聊了很多话题,当然大部分时间我俩都处在“聆听者”角度,最后留给我们采购的时间仅五分钟。幸好小镇超市就跟小卖部一样,从头走到尾不超过十步,随意抓取了一些蔬菜零食,赶紧上车返程。

会通过邮件保持联系,我跟 Jeff 说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