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进行曲 D85: 第一次熨衣服

休息日大太阳,早餐还没消化就收到老板短信,说她家里需要熨烫的衣服堆成了山,问我是否有空帮忙。尽管我从没熨过衣服,但还是答应了。

二十多件酒店浴袍的熨烫、折叠、装袋,老板自家衣物熨烫和整理,也算是添加一项新技能。

叠衣服我最在行,但是自己衣柜里的衣服总是坚持不到一周就乱七八糟,不知道是叠衣服上瘾导致衣柜总乱,还是经常整理训练了叠衣服技巧,好奇怪。

以前寒暑假在家里,奶奶总会耐心教我各类衣物的折叠方法,至今受用不已。裤子要从裤脚处顺着裤缝倒着折叠;衬衫要拎起袖子顺着腰缝对齐;短袖的折叠均藏身后,正面留着整齐的领口……

熨了整四个小时的衣服,发现熨衬衫的难度系数最高。这个不能容忍一点折痕的衣服类型,边边角角都需要注意,包括领口、袖口、肩膀处,甚至纽扣周围。

晚上六点半员工聚餐,地点在度假村里能够吸引最多数量年轻人的 High Plain 酒店。待我们吃完九点半时,餐厅一楼吧台已经挤满了人,看起来像夜晚聚会才刚刚开始。承蒙老板的时而慷慨,我已尝过几种调酒,无非是各类果汁拼伏特加,当然也能自主拼配。

在澳洲,如果想从事酒精供应的行业,需要考取 RSA 证书,即 Responsible Service of Alcohol,以证明你熟悉出售酒精的基本规定。但略坑钱的是,不同州的 RSA 未必能相互通用,这就很尴尬了。

暴风雪并未走远,夜里气温直线下降,吃饱喝足的我只想尽快回屋烤火。Leo 作为老板的老公,社交能力却远低于他老婆。他竟然可以表现得让全桌人都知道他已经对老板迟迟不走、一一道别的动作感到了极度不耐烦。

所以说,在哪儿吃饭都不如自己下厨享用来的自由。

不过还是得感恩老板,三个月的工作让我们既锻炼了身体,也增加了食欲,更重要的是除掉食宿开销,还有盈余。一生也就一次机会可以这么集中扮演 housekeeper 的角色,我已尽我所能去汲取其中的有用功,但愿可以让后期生活浅受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