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进行曲 D108: 混乱的半决赛之夜计划

作为爱好运动的一家人,周六是澳式足球的半决赛之夜,房东夫妻俩早早安排好计划,怎奈全天事务都在无数次计划变更中推进。

突如其来的夏日骗不了已经习惯气候变脸的 Dan,中午出门的她带着外套去市区给客人化妆。不久后接到 Dan 电话,说等会她姐姐会把 Soph 送回来。尽管之前答应帮忙照顾 Soph 一整天,但计划有变她也无法控制。结果却是 Soph 直到晚上七点才回家。

出门前 Dan 说等会外公外婆会来接双胞胎出门玩。她的“等会”一般约等于“两小时”。三点到家的外公外婆发现 Dan 出门前忘记把车钥匙留给他们,电话沟通后,在家等 Uber 专门送过来。

澳洲进行曲 D107: 解密西式厨房

现在想想周五挺开心的,Soph 上学,双胞胎去托儿所,我就有半天假可以自由活动。不过今天是 Soph 本学期最后一天课,接着有两周的假期。

一点半接她放学时,学校操场正在进行校长总结讲话环节,学生们的校服很可爱,从帽子到皮鞋,装备很齐全。


澳洲进行曲 D106: 有点意思的志愿者日

近几日早餐都是利用上周末买回来的谷物面包变着花样做造型,这也许可以分散对它口感不适的注意力吧。


澳洲进行曲 D105: 用面粉做的橡皮泥

送完 Soph 上学回来,看到 Dan 在飞速地清洁屋子,后来得知是好久不见的朋友要来串门。

我喜欢房东 Dan 的很多方面,她性格开朗、热爱运动,对孩子有耐心但不宠溺。无论是工作还是见客,都会干净打扮以示尊重。尽管很多时候都在找手机和车钥匙,或者询问我有没有看到这个锅铲、那双鞋子,但依然不影响她自身透露的自信和时尚。毕竟很多时候她找不到的东西都是被孩子们拿去藏起来了。

记得刚住进来那几天,Dan 忙得不可开交,挂了这头的电话,那边又要去超市采购一周的食物。她形容自己“24小时都在计划着接下来要做什么”的人。

澳洲进行曲 D104: 大赛前夕的晚餐

早上打扫卫生时,仔细看了下楼梯口这幅黑底白字的装饰画,才发现原来不是简单的商品,而是记录了房东夫妻旅行目的地的重要时间轴。后来我向 Dan 证实了这件事,但是 Dan 说随着孩子们的到来,他俩已经长达七年没有出门旅行了,直到今年 8 月趁着 Soph 生日,全家去巴厘岛度过了三周的长假。

今天才知道,原来巴厘岛是澳洲的“后花园”。

房东家除了有双胞胎,还有一对双胞胎猫仔。他们是兄弟俩,但是 Lolly 和 Mickey 视一切有生命的物体都是女性。Soph 睡眠很浅,因此夜间的猫咪们只能在后屋呆着。Lolly 很爱猫咪,啥东西都想与他们分享。Mickey 最喜欢捉弄猫咪的胡须,但猫咪从不反抗。

澳洲进行曲 D103: 画画我的妈妈

没想到周一竟然需要我独自带双胞胎超过五小时,其实最担心的就是猜不透她俩哪一秒会突然“炸毛”。

除了要及时尾随,还得应对她们时不时询问“妈妈去哪儿了”。整间屋子的玩具都被她们逐个翻出来,去我房间找到一把粉色雨伞,提溜着到处乱走。每样玩具被抓在手上时间超不过五分钟。

最喜欢引导她们去玩蹦床,蹦得越勤快越好,这样可以帮助她们快速消耗精力,随后就能乖乖地跟我去沙发上坐着看动画片了。可是我没想到另一个困惑随之而来,一旦她们靠着我身上入神地看电视时,安静的氛围让我哈欠连天,再加上我是个睡眠质量特别好的人,真担心松弛精神闭目睡一会儿醒来,俩孩子又不知道跑哪里去了。

澳洲进行曲 D102: 家庭日 BBQ

时隔几天,竟然第二次磕出双黄蛋,这大概是双胞胎姐妹带来的幸运吧。

孩子们一大早跟着 Dan 屁股前屁股后地跑着不停歇。等到终于被允许打开化妆包时,才兴奋地转换游玩场地。

孩子们的学习能力总是又快又准,双胞胎姐妹拿起眉笔和粉扑像模像样装扮自己的五官,只是不需要镜子。或者就算突然有了兴趣搬起小板凳去洗手间照镜子,也觉得自己怎么化怎么美。

澳洲进行曲 D101: 繁忙的周六

经历了第一个马不停蹄的忙碌周六。Dan 从早上八点开始直到下午四点一直有客人来化妆。期间,M 带孩子去公园玩了一圈,让我俩都有时间吃了几口午饭。

中午炒了青菜,放了点红辣椒和酱油。这是 Dan 第一次吃炒青菜。

大个子 M 每次和三个孩子呆在一起的画面总是充满喜感。他先会把孩子一股脑赶到后屋,让 Dan 好专心在前屋给客人化妆。然后他要么一整个人躺在长沙发上(是的,他一个人就能占满三人式沙发),要么站在厨房插座旁边不停用正充电的手机讲电话。孩子们如果试图开门,他才会想些点子分散她们注意力,不过大部分情况下都是失败的。

当孩子们一股脑全围到正工作的 Dan 身边时,就能听见 Dan 略生气地喊 M,责怪他连几个孩子都搞不定。然后就能看到 M 满屋子抓“哇哇叫”的孩子们,还得跟我解释“今天双胞胎有点失控,平时不这样的”。

澳洲进行曲 D100: Funny Face

周五双胞胎要去上托儿所,出发前“骗”她们吃饭、换衣服、刷牙、梳头,一切都很欢乐。直到她们看到 Dan 把她俩的专属书包拿出来时,齐齐大哭止不住,好不容易才把俩人锁到后座宝宝椅上。Dan 在对我做了一个惊悚的表情后,载着呼天抢地的双胞胎出门了。

Lolly 是个行走的表情包,她有时会像个大人一般对身边事物做出诧异或无所谓的应答,最有特色的就是她独创的“Funny Face”——似怒非怒的表情上加了一对斗鸡眼,滑稽却萌翻了。


澳洲进行曲 D99: 志愿者日

冷,冬季尾巴上的墨尔本令我闻不到一点暖春的消息。羽绒服天天穿着不是问题,问题是我周围人群几乎都是干练短袖或飘逸长裙,真的不会瑟瑟发抖吗?

志愿者第二次排班,依然从城南穿到城北,这次的工作是准备吧台物料。堆放啤酒、清洁杯具以及切分柠檬。大家各忙各的,很少交谈。提前看到未来两周在 Hub 举办的各场 Live Show 几乎都要玩到深夜,为了尽量不打扰房东一家及自身安全问题,我还是决定每次结束志愿者工作就赶紧回去。

回去前去超市逛了一圈,本来想着屋子里还有土豆,再添点青椒吧。但是在超市绕了两圈愣是没找到,只好作罢。没想到等我回去后,M 竟然主动问我能否明天再做一次酸辣土豆丝。我笑着说没问题。看来一不小心,我在炒酸辣土豆丝的路上走得有些远了呢。